90年代初,“两个冷馒头、一根葱”是石油工人每天的午饭90年代初,“两个冷馒头、一根葱”是石油工人每天的午饭

  中新网甘肃庆城1月14日电 (侯志雄 高展 李忠斌)“上世纪90年代,采油工人就是凭着‘骆驼精神’在工作。每天上井前,要先把肚子吃饱,然后兜里揣两个馒头就上井场,一直到夜晚下井才能吃到热乎饭。”长庆油田采油二厂生产运行科科长左宏涛说,那时候,人拉肩扛全凭人力,技术手段有限,虽然井井有油,但不能有效“采”出。

  始建于1971年的长庆油田采油二厂,四十八年来,依靠科技支撑,创新岩性控藏找油理论,解放低渗透油藏、突破超低渗油藏、攻关页岩油。由一个年产1.4万吨采油小厂成长为2019年全年生产原油305.2万吨的采油大厂。

  原油年产量突破300万吨,采油二厂地质研究所所长李小军既是规划者也是参与者。“最早规划提出2021年年产突破300万吨,但随着理论创新的深化以及工艺改造技术的进步,这一规划提前两年实现。”李小军说,

  采油二厂矿权面积经过几次调整,从最早的4万多平方公里减少到5000余平方公里,减面积不减产,都是基于认识在不断变化以及科技的支撑。

  “以前一口井最多加入沙子也就几百方,液体几千方,随着工艺的改进,现在一口井可以打进几千方沙子,最多可以打入五万方液体。”李小军解释说,给油井内加入能量,把深层存量的原油“逼”出来。

  此前,采油二厂厂长李永平在《“跨越300万,奋斗400万”技术交流座谈会》上介绍说,近半个世纪以来,随着油田开发的深入,油藏类型越来越复杂、储层物性越来越差、安全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开发方式、开发工艺等技术也在不断进步,从定向井到水平井、从同步注水到超前注水、从单一层系到立体开发、从矩形井网到反九点井网、从常规压裂到体积压裂、从孤立井场到丛式井场,有力地保障了各个时期油田发展的需求。

  油田工作方式从传统的“人工+计算机”向数字化、智能化的大数据升级  油田工作方式从传统的“人工+计算机”向数字化、智能化的大数据升级

  “依靠科技进步,我们实现了‘三低’油藏储量的有效动用;依靠科技进步,我们实现了高效稳产上产;依靠科技进步,我们发现了10亿吨级庆城大油田。”李永平说。

  “刚进厂时,最头疼的就是巡井,翻山越岭,一天下来,感觉骨头都累散架了,遇到雨雪天气就更苦不堪言。”回忆起当初的工作环境,左宏涛“历历在目”。

  现在不仅产量提升了,厂里职工生活生产环境也有根本改善。左宏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