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北方人对芝麻酱的喜爱逐渐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万物皆可蘸麻酱:涮火锅蘸,吃面拌,凉菜拌,包饭也能蘸麻酱。总之就是:万物皆可蘸麻酱!

  但有一天,我认识了“礼舍和牛火锅料理”,我才明白了“麻酱蘸万物,无菌蛋蘸宇宙”的奥妙!

  [注:无菌鸡蛋,就是不带沙门氏菌、葡萄球茵等多种病源菌的鸡蛋,为确保鸡蛋的营养能被人体充份吸收利用,这是一种可以′生食的高品质鸡蛋,也是鲜蛋产品中的顶级产品。]

  还记得初见礼舍,有些拘谨,服务员温婉谦让,且目不斜视的态度稍稍安抚了我有些拘谨的情绪。入座后,给了我很大的自由空间来点菜,我才有了闲暇打量周围这充满书香气息的木质装修。心绪也渐渐沉静了下来。

  上菜时,服务员轻声介绍每一款菜品,并着重介绍了他们的特色“蘸料”——朝一鸡蛋(也称无菌鸡蛋)。并在确定我可以接受这个口味的前提下,将无菌鸡蛋均匀、快速的搅打开来。不多不少,刚好九下半。

  [注:朝一鸡蛋产业针对鸡蛋的生产有一套成熟完备的体系,整个生产过程层层把关,筛掉不符合规格要求或者卫生标准的蛋。所有的鸡蛋须经GP中心(给鸡蛋评定等级的地方)筛选评级后,才能运送去包装。

  生产出来的鸡蛋,蛋壳上会印上赏味期限和取卵日期,甚至是农场序列号。这个序号代表着:一旦食客吃了这个鸡蛋发生什么问题,可以通过该序号追溯到是哪个农场的哪只鸡下的蛋。]

  如此生产出来的鸡蛋,食客吃的当然放心!

  第一口蘸牛肉,从翻滚的寿喜汤底里捞出的和牛肉裹上无菌蛋液同服,即可达到冷却的效果,又可以抵消牛肉的腥味。这是旧时日本上层社会的料理。在日本牛肉属于高价食材,而在礼舍,轻轻松松实现和牛寿喜锅的自由!

  大约与芝麻酱的浓醇不同,无菌蛋液轻盈顺滑无腥味,连蘸液的动作都不由得的轻盈了起来。细细嫩嫩又肥肥瘦瘦的雪月花和牛肉裹上薄薄的无菌蛋液,入口鲜甜,好似有一只幼兔在口中蹦跳。充沛着美妙的感觉~

  第二口蘸青菜,每一口咀嚼都能感受到鸡蛋的滑嫩和蔬菜的清脆相融相合。细细品味,一股悠悠的奶香伴随着清甜从舌底蔓延。

  搭配菌菇均衡营养的同时,下一份手擀面吧。煮好的面条更适合无菌鸡蛋的作陪。作为地地道道的中国胃,碳水才是最后的满足。

  若你还不满足,不如要一份白米饭,中间窝一个无菌蛋,加一点酱油搅拌搅拌。鸡蛋伴着米饭顺滑到胃里,全是满足。口中还留存着那一丝丝的奶甜不断环绕这舌尖。这种惬意跟满足只有在“礼舍”才能得到体验。

  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是一种享受。无论平日里工作多么繁忙,来“礼舍”点一个甜甜的寿喜锅,涮一份和牛,裹上轻薄的无菌蛋液,鲜甜在口中肆意蔓延。这是一份治愈的甜。再配一份菌菇蔬菜、一份手擀面,打一个无菌鸡蛋拌面,生活的惬意和悠闲在“礼舍”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生鸡蛋蘸宇宙,蘸的是精华,蘸的是灵魂。来“礼舍和牛火锅料理”,感受身心的放松,感受灵魂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