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比特币在马斯克的“加持下”突破5万美元大关之后,又突破6万美元大关,这不仅导致近期美国股市区块链概念股大涨,还使得比特币大陆矿机一机难求。挖矿成为一个半年就可回本的好生意。

  预计,在拜登政府发放1.9万亿美元纾困资金,及2万亿美元新基建资金引发的全球通胀大背景下,比特币资产价格持续上涨将是通胀的标志而常态化,直到崩盘。因为挖矿的耗电量,让全球的电能不够了。

  与此同时,我国内蒙古自治区日前发布了《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计划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4月底前全部退出。同时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这是源于比特币网络的计算机(矿机)需要不断进行计算(“挖矿”),而“挖矿”是一个能源密集型项目,“矿机”的算力越强,“挖矿”速度越快,挖到比特币的概率越高,耗电就越巨大。为了获利,投资者会购买更多的矿机,并让其长时间运行,在此过程中消耗大量电力。据剑桥大学测算,比特币每年耗电约为121.36太瓦时(TWh),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远高于阿根廷、荷兰、阿联酋等国家的年耗电量。有推测认为,中国虚拟货币采矿公司产量可能占据全球70%的份额,目前拥有全球65%的“挖矿”能力,耗费着大量资源。中国企业在内蒙古斥资数亿美元建立的大型比特币矿场,每个矿场耗电量就可比拟一个小城市。这与我国计划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相悖,因此,开采比特币不符合我国国情。

  比特币由计算机生成的一串串复杂代码组成,新比特币通过预设的程序制造。是一种P2P形式的虚拟的加密数字货币,其点对点的传输意味着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从本质上讲,与其它分散式加密数字货币一样,仅是一种数字算法,是一种不受管制的数字化的货币,通常由开发者发行和管理,被特定虚拟社区的成员所接受和使用。欧洲银行业管理局将虚拟货币定义为:价值的数字化表示,不由央行或当局发行,也不与法币挂钩,但由于被公众所接受,所以可作为支付手段,也可以电子形式转移、存储或交易。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虚拟货币,至今没有实物、主权和保证金的背书,如果资本退场,比特币就可能一文不值。

  曾经,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对比特币的分析集中在比特币是不是骗局。而现今的分析已集中在比特币能否成为未来的主流货币。而这其中争论的焦点又往往集中在比特币的通缩特性上。不少比特币玩家是被比特币的不能随意增发所吸引。比特币的总量上限2100万个的设计是这样的:比特币每10分钟产生一个区块,21万个区块需时大约四年的时间:最初2009-2012年,比特币每个区块发行50个比特币;随后的2012至2016年,比特币每个区块发行25个比特币;接着,2016至2020年,比特币每个区块发行12.5个比特币……

  这是一道收敛函数累积求和的数学方程式,即(50+25+12.5+6.25+3.125+1.5625+……+0.00000001)×210000≈21000000,直到约2140年左右全部挖完。2140年(估算),由于比特币无法继续细分,至此,比特币完全发行完毕,发行总量约为2100万枚比特币,实际是20999999.97690000。

  而经济学家们和比特币玩家的态度则截然相反,对比特币2100万固定总量的态度呈两极分化。

  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家们认为,政府应该积极调控货币总量,用货币政策的松紧来为经济适时的加油或者刹车。因此,他们认为比特币这一固定总量货币牺牲了可调控性,而且更糟糕的是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通货紧缩,进而伤害整体经济。与之持截然相反观点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们认为,政府对货币的干预越少越好,货币总量的固定导致的通缩并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由此,如何让数字化的货币,价值的数字化,成为在信息时代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经济活动中的价值锚定物即数字通货,成为一道世界难题。

  全球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在他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给出了破解这一世界难题的中国方案。

  码链数字货币与现有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区别

  现有的“数字货币”都拥有与生俱来的缺陷。以数字货币的代表区块链“比特币”为例,其底层技术基于IP的互联网区块链技术,是一种根植于IP互联网的技术,而IP地址本身,是没有物理空间的一种存在,对人类社会而言存在诸多缺陷和天然的安全隐患,如一经丢失则无法追回的“去中心化”,不利于反洗钱的“匿名性”,不利于经济发展增长的有限总量(2100万枚)。这是区块链很难落地的重要原因。

  徐蔚在《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介绍的基于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建构的码链数字货币的核心关键,是CUTXO码链区块账本。以码链技术为基础的“码链数字货币”,与现有的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区别在于:“码链数字货币”是基于物权把控,以“智能二维码”为介质,将各行业产业链的合约转化为可分割、可交易、可转让、可兑换、可追踪的“智能合约”,且在码链内可进行物权交换。在码链数字货币体系中,“智能二维码”即“特别提物权SGR”。每一个商品对应一个“智能二维码”,而这个“二维码”代表该商品“特别提物权”。通过特别提物权的交换,实现商品与商品的交换(物物交换)。这个代表“特别提物权”的二维码,可同时作为数字货币的载体与支付手段,通过“扫码”完成支付。而特别提物权的定值与市场流通的实物是直接挂钩的。例如,在易货交易的操作过程中,物物等价交换的供应链智能合约可以分为一份份的智能二维码。所以不存在增发、通货膨胀。同时,基于物权把控的码链数字货币是以智能合约为凭证进行物权交换,所以可高效流通。在数字经济中引入码链数字货币,将使得易货交易从“点对点”单线交换变成“多对多”的多元交换,不但增加了贸易的自由度和便捷度,还帮助了易货交易更快更好地发展。鉴于“比特币”其底层技术区块链是一种根植于互联网的技术,要从根本上解决一个国家经济的安全管理隐患,码链这种完全脱离互联网的技术,才是一种可靠选项。

  码链数字货币解决了全球货币体系没有“物理”锚定物的难题

  徐蔚“基于物权把控的码链数字资产体系”和以码链技术为基础的“码链数字经济技术”等研究成果,解决了数字资产体系中的种种缺陷。

  在数字经济时代,必须给世界一个公平公正,物质衡量的实物货币。必须找到“真实物理世界”存在的“锚定物”,以实现公平公正的物物等价交换,回归“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础理念。

  为找到能取代存在锚定物缺陷的美元的价值锚定物来衡量价值,徐蔚建构了码链数字经济体系,通过把人类的社会化行为进行数字化量化,形成“价值”的计量单位,取代已失去真实世界“锚定物”的美元,来衡量数字资产价值。

  “码链数字资产”的计量单位是“特别提物权”即SGR(Special Goods_Drawing Right)。SDR由一揽子“货币”组成,而SGR是由一揽子“货物”组成。应用SGR理论,可以解决现行全球货币体系没有“物理”的锚定物的问题,可杜绝货币放水随意滥发的乱象。

  在码链数字经济体系中,是把“物理空间”物格里记录的人类的行为,经过加权平均换算成“价值”的衡量单位,作为最大限度公平公正的“人类社会的价值锚定物”的。各个“物格”可以匹配到“每个人”,通过“物格云手机”,形成“互通互联”的全球最大的共识机制“物格链”。

  在数字支付方面,基于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的“扫码支付”已日趋成熟与普及,由“扫码支付”进而发展到“数字货币”,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因为基于扫码而形成的共识机制,将远远超过“区块链”形成的共识机制。基于物权把控的SGR,以“物”为锚定物,即提物权的智能合约,既锁定物,又可拆分,且全过程可追踪。而“物格”作为真实世界客观的物理存在,映射到虚拟世界作为数字资产的根,承载着人类社会活动的数字化管理,这才是数字化人类社会的价值的锚定物。

  可全球共享的数字资产——物格门牌

  “码链数字资产”与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区别,在于“物格”,即通过物联网世界的格子,来记录人类的5W行为,从而为价值创造,价值记录找到可以凝聚全球共识的锚定物。

  现代西方经济理论认为,经济发展的四个基本要素都可以被涵盖在码链体系内。在这个体系内,土地就是物格(数字土地),劳动力就是数字人(数字经济的创造者),“扫码”传播分享就是数字化劳动(数字经济的行为),而物格的支撑基础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扫一扫+(北斗/5G)”。而码链数字经济体系,是让全民都可以参与成为“物格”的主人,进而构建成“全民链接”的全球最大的共识链条“物格链”。在物格新经济体系中推出的2100万个基于物格的物格门牌这一数字资产,开创了一个包含时间、地点、人物行为等信息的“二维码”单位信息维度,在这个维度上建立起了一个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在这个数字化的平行世界里,人的行为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这不同于过去基于IP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搭建的是一个以人为基础的泛中心化商业和金融新生态体系。它让每一个人,每一块土地,都能够成为联网接入点,秉承着“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原则来创造和构建全社会的价值体系,彻底摒弃了互联网的中心化垄断,流量为王的传统模式。

  而基于这2100万个物格门牌的消费行为的数字化记录,就可以看作是全中国14亿人的消费行为指数,为此CCC“(China Consumption Certification,即中国消费指数通证)”就应运而生了。

  这样就开启了物格新经济的数字化生态。以“物格”为基础,成为数字经济的基础建设。通过物格门牌发展数字“地摊式经济”,可缩小城乡差距,增加就业岗位,促进大众创业,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减小基尼系数贫富差距,更可以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推广普及北斗成为中国原创应用,全球普世价值的代表,从而改变美联储滥发美元剥削全球的世界格局。

  综上所述,在数字化经济中,“物格”就是人类社会价值的锚定物。物格新经济,是形成数字时代人类利益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新思想和理论,以及落地实践的技术模型和新的“信仰与价值”。徐蔚这一基于“物格”可寻根的技术,不仅可杜绝国家经济安全的管理隐患。物格经济,更将在全球范围内,深入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在经济、贸易、金融、货币、法律以及道德等各个方面,引发一次全面的范式革命,完成人类社会从三维世界向四维世界的展开与重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