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在中国人民大会堂,年龄已经迈过“花甲之年”的红旗品牌,再次用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重新回归公众视野。

  在这场发布会上,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留平确定了一汽红旗未来新能源与智能化发展的战略思想,为自己立下“军令状”:将在2025年推出17款全新车型,并在2020年挑战10万辆、2025年30万辆、2035年实现50万辆的年销目标。

  “红旗一公布销量目标,我和我的团队就等于架到火上烤”。徐留平在发布会上如此感慨,值得注意的是,徐留平于去年8月正式调任至一汽集团,这位因“铁腕”而闻名业内的领导人在上任150天后,就以“交出了不一样的红旗”为口号,拿出最新品牌战略,行动不可不谓之迅速。

  这也是一场让人热血沸腾的发布会。从在场领导“人手一条”的红色围巾,到众人对于60岁红旗的回忆与期待,再到徐留平接近40分钟慷慨激昂的演说,红旗的新形象、新设计、新产品依次亮相,博泰集团创始人应宜伦为此感慨:“红旗的魂回来了”。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留平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留平

  但是,过去每一任一汽集团“掌门人”都会把红旗作为“重要抓手”,所以,在同样的民族情怀基调下,很多人看到的只是不同的“主角”演绎着熟悉的故事。

  如果抛开情怀,此次红旗发布会主要就是“立小目标”,比如全新品牌理念是“中国式新高尚精致主义”,设计理念为“尚•致•意”,要将新红旗打造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

  此外,一向被诟病产品线单一的hongq未来将推出L、S、H、Q四大产品系列。红旗官方表示L系列车型定位于新高尚红旗至尊车、S系列为新高尚轿跑车、H系列为新高尚主流车、Q系列为新高尚商务出行车,到2025年将推出17款全新车型。

  与此同时,红旗的战略宏图中也突出了如今最火爆的自动驾驶和新能源领域。新能源方面,红旗计划今年首款EV纯电动车上市,2019年新红旗首款燃料电池车将开始批量运行。到2025年,新红旗全系将有15款纯电动车推出。

  自动驾驶方面则更为激进。新红旗计划将在2019年推出实现Level 3的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2020年将推出实现Level 4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而到2025年将实现Level 5自动驾驶。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红旗确立了“三国两地”全球研发布局,其中,长春为其全球研发总部,并新组建了造型设计院、新能源研发院、智能网联研发院;前瞻技术创新分院和体验感知测量研究院在北京,新能源研发院在上海,前瞻设计创新分院在德国慕尼黑,人工智能研发分院在美国硅谷。

  可以说,红旗在时间线上列出了一个非常宏观的路径,甚至是远大的抱负,这就像为自己制定了一个满满当当的行程安排表,一直安排到了15年后(2035年)。“目标”虽多,但不少业内人士发现,发布会却很难列举出实际的“干货”,比如现如今的产能布局,生产和品控,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等具体参数等等。

红旗全新概念车红旗全新概念车

  而且,此次发布会上,红旗依然带来了一款代表未来车型设计基调的概念车,并公布了全新的红旗徽标。新车为一款双门Coupe轿跑,造型设计上说法“颇多”,如超大尺寸的直瀑中网,其设计灵感来源于高山瀑布,车头中央红色的旗标一直贯穿整个车头,设计思路源自北京市的中轴线,竖条状的轮标设计则被官方称为“定海神针”,车尾标识则是汉字“红旗”等等。

  这不由让我们想起近十年来,红旗未上市的概念车型远多于现售2款车型的沉重现实。

红旗近十年来发布过的概念车(均未上市)红旗近十年来发布过的概念车(均未上市)

  作为中国汽车的“天之骄子”,红旗似乎并不缺钱。有保守估计称,红旗这几年的研发投入至少近500亿元。

  但投入了巨额的研发费用之后,目前,红旗现售车型仅H7和L5两款,其中,L5定位大型豪华E级轿车,售价500万元,并非走量车型;而唯一的一款面向主流市场的H7更是销量惨淡,2017年9月、10月、11月的三个月里面,红旗H7在国内一共卖出了1473辆,这样的销量成绩还不如奥迪A6L在国内卖两天的销量。数字显示,红旗在过去12年只售出不足3万辆。

  不可否认,对于中国人来说,红旗早已远超轿车品牌的含义,是民族汽车工业发展历程的缩影,是人们心中无可替代的图腾。但也正因如此,近十年来,红旗品牌的身世浮沉,成为了压在徐留平肩上的一副重担。

  虽然深知徐留平的不易,但不得不说的是,一年10万辆的销量目标从绝对量来看并不算多,只是,对红旗来说,再过2年就达到10万辆的振奋目标还是稍显激进。

  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