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记者曾 艺]我与克罗地亚的缘分始于高一时的一节音乐鉴赏课。老师在那节课上播放了马克西姆。姆尔维察演奏的《克罗地亚狂想曲》,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搭配了劲爆架子鼓节奏的钢琴主题曲,也是第一次觉得能从一首歌里看到一个地方。我在激昂的音乐声中尽情想象着这个我从未去过也从未了解的地方,只觉得脑海中的画面飞速切换着,战争、泪水、生命  作曲家用明快的节奏酣畅淋漓地书写着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今年夏天,顶着热情似火的骄阳,我终于见到了真实的克罗地亚,而这片热土也完全地满足了我曾在脑海中对它的一切想象。

  《权力的游戏》效应下,“亚得里亚海的珍珠”异常耀眼

  《权力的游戏》让世人知道了这个位于克罗地亚最南端小城--杜布罗夫尼克。这里的旅游业现在到底有多火?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的出租车司机多半不懂英语,也不会与游客主动攀谈,然而杜布罗夫尼克的出租车司机却能用简单的英语跟你一路聊到目的地,期间会向你推荐各种旅游项目,甚至一边开车一边打开Facebook让你看他的游艇,然后不停地告诉你坐游艇看亚得里亚海有多壮美,下车还不忘给你塞张名片:“Remember me!(别忘了我!)”。这里的旅游业之发达是国内其他城市完全无法比拟的。

  《权力的游戏》从第2季到第7季,均有在此取景。7月中旬,国际知名旅游网站猫途鹰(TripAdvisor)公布的网站数据显示:自《权力的游戏》2011年开播至今,其主要取景地西班牙、冰岛、英国北爱尔兰、克罗地亚等地相关页面的在线访问量增速显著,其中美国和英国游客对《权力的游戏》取景地访问量增长最多。我们也趁着该剧第7季即将开播之际在猫途鹰旗下的景点活动预订网站Viator上预订了杜布罗夫尼克的《权力的游戏》主题游。剧中很多场景都在杜布罗夫尼克古城内取景(进城不需要门票),在这里,我们重访了“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掌掴外甥乔弗里、瑟曦的耻辱游行、君临城的红堡、不朽神殿、“大麻雀”传教等片中经典片段的取景地。

  蜂拥而至的影迷们让杜布罗夫尼克的旅游业腾飞了,以去年8月为例,购买城墙步行票的游客,一天就超过了1.03万名,而且今年夏天预计会创下新高。

  热情的古城与海洋

  对《权力的游戏》的剧组来说,这里最珍贵的当属她的古老。然而对杜布罗夫尼克人来说,这份古老已然是稀松平常,柴米油盐的生活早就在这里流淌百年,剧中古老庄严的古城,在这里仅仅是他们的家。纵横交错的古巷里到处是公寓住宿,二楼的百叶窗下晾晒着人们的内衣裤,商铺与餐厅沿街开着,一层层遮阳篷挡住了炎炎烈日,活泼的男服务生蹦跶着不停拉客人坐下来用餐  一派市井的热闹气息,但好在,这份热闹丝毫没有破坏这里的古老。

  下午太阳正烈的时候,我们顽强地登上了古城墙,这是一个美到能让你走不动道的地方,可以这么说,几乎所有女孩都能在这里收获此生最完美的旅游照。海边的房屋色调都是统一的,砖红色屋顶搭配白色、土黄色墙壁,跟远处蔚蓝的亚得里亚海完美相融。一群群鸽子就在古城的屋顶上盘旋着,丝毫不畏惧头顶的烈日,巍峨的古城墙也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所有人都沉醉在这片迷人的风景里,蔚蓝的大海壮阔无比、中世纪古城的厚重中带着勃勃生气、滚烫的古城墙异常庄严而大气  这一切都让杜布罗夫尼克变得惊艳无比。即便没有《权力的游戏》,它也早已是“亚得里亚海上的珍珠”。我们查看了猫途鹰上游客对此地的点评,有些游客建议清晨或者傍晚上城墙,那时的光线好、游客少,更有机会拍出好照片。

  古城内商铺林立,冰箱贴、复古首饰、《权力的游戏》周边  我们一路买花了眼。

  “买买买”终于榨干了我们最后的脚力,就在激情快要被大太阳烤干的时候,我们登上了从老城港口出发、巡航亚得里亚海的日落游轮。上船后的一杯冰镇香槟浇灭了我们身上所有的疲惫。我们端着香槟来到船头,欣赏正在上演的亚得里亚海日落大片。看着夕阳的橙红色一点点变得鲜艳,看着周围的群山逐渐被暮色笼罩,看着月亮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在天空中,看着附近穿着泳裤的胖爷爷独自驾一艘小船背对着夕阳垂钓  从未有哪一次旅行如此刻这般美好。

  达尔马提亚人最珍爱的大海

  斯普利特是达尔马提亚的首府,也是克罗地亚第二大的城市。在这里看到的亚得里亚海与杜布罗夫尼克是完全不同的,这里的海色调更冷也更柔。查找斯普利特的一日团游,不同于萨格勒布主打的徒步游和杜布罗夫尼克最值得称道的古城墙,在斯普利特,一切玩耍似乎都与这片大海有关。

  我们最后在Viator上订了一个“五岛一洞”一日游,在火辣的日头下,我们的快艇伴着“黄老板(Ed Sheeran)”那首轻快的《Shape of You》,乘风破浪地开向了大名鼎鼎的蓝洞。一路随着浪花与音乐颠簸起伏的我们,捂着凌乱的头发笑得不知所以。

  玩过几个小岛后,导游带我们来到了斯提尼瓦海湾(Stiniva Bay),在这里,我见到了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海水,它如浅绿色的宝石一样闪烁在阳光下,那种晶莹剔透的纯洁感,只需一眼便足以让你沦陷期中无法自拔。海湾里到处是从远方开过来的游艇,人们疯似的一头扎进海水中嬉闹玩耍。就连带我们出海的帅哥导游自己也下水浮潜去了,他日复一日带团来此,但乏味的重复似乎并没有淹没他对这里的热爱。这一派和谐的景象唯独将我与朋友隔绝在外,我们因为没有仔细阅读团游的内容信息,并不知道行程中有下水游泳的环节,所以什么游泳装备都没带。最后,不甘心的我们只是用脚踩了踩水,用朋友当时的话来说,这是值得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依依不舍地离开这片美丽海湾后,我们遇到了此行最令人兴奋的环节--追逐海豚群。刚游完泳,大家都很疲惫,突然,一条高高跃出海面的海豚成功地驱散了船上所有人的睡意,它就在离我们不到20米的地方!紧接着,前后左右又纷纷跃起了第2条、第3条,导游灵敏地打开手机一边给海豚录像,一边熟练地操纵着快艇的方向盘,当时我就兴奋了,“天,他要带我们去追海豚群!”于是乎,伴随着船上劲爆的电子乐,我们一路偏离航线,追着亚得里亚海中的海豚群,跑了很远,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也成了一条畅游在大海中的鱼儿,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在斯普利特的最后一晚,我们在猫途鹰App上锁定了一家全城排名第4的热门餐厅--“Villa Spiza”,打算在一顿大餐中结束这趟完美的旅途。这家连像样的招牌都没有的小餐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老板是个很有个性的中年男子,留着大胡子,店铺很小,只坐得下不到20人,我们排队等了很久才有位置。厨师们的烹饪台就在餐桌旁,人们可以看到美食制作的全过程,我想举起手机拍照,胡子大叔竟调皮地举起双手,龇牙咧嘴地闯进画面抢镜。点菜时,我们直接把猫途鹰该餐厅页面上的美食推荐图片挨个拿给服务员看,没开口说话便点好了菜。

  餐厅内放着No Doubt乐队那首火遍大江南北的《Don‘t Speak》小店里的轻松氛围让我不禁更加期待即将到来的美食。最后,食物的味道果真与预期的一样,是“值得等待”的。

  废弃之地“冰火”重生

  许多人都知道,另一个因为《权力的游戏》而大火的目的地便是斯普利特。曾经被斯普利特遗忘在郊区荒凉地带的克里斯堡垒(Fortress of Klis)遗址,后来成了电视剧中弥林城的取景地。那日,在正午骄阳的暴晒下,我们向位于山顶的克里斯堡垒攀登。这里草木凋零,处处都是破败的建筑,青灰色的碎石子布满了崎岖的山路,分外难行。石头堡垒虽然只剩下残垣断壁,但依旧能感受到它当年作为军事要塞的威严。

  我曾以为斯普利特这座海滨小城是柔和而闲适的,但从克里斯堡垒的角度向下俯视这座,我却感受到荒芜而肃杀的气息。战争与鲜血的印记,早已融进这座废弃的堡垒,这样的场景氛围是任何剧组都无法用现世的材料营造出来的。《权力的游戏》剧组为了租下这片当时早已无人使用的废弃之地,被当地政府要价百万美元才得以实现。但这部剧带给斯普利特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曾经“一无是处”的克里斯堡垒,如今成了斯普利特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

  除了克里斯堡垒,另一部分取景地都在著名的戴克里先宫取景。斯普利特的古老,早已衍生成了这座城市血脉和心脏。穿行在迷宫一样的戴克里先宫中,一行人瞬间觉得恍惚了,作为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古罗马遗迹之一,这里并无半分遗迹的苍凉感。相反的,它繁华得无以复加,这份繁华并不来源于旅游业,它来源于当地人的生活氛围。这里是斯普利特市中心,共有3000多人生活在宫殿附近的民居里。热闹的纪念品商铺里满是游人,街巷中的餐厅和酒吧都把桌子沿街摆放在户外,好看的红白格桌布上摆放着鲜花,等待着客人的光临。

  夜幕降临,我们一行人沿着海滨大道散漫地游走,喷泉附近的广场正举办着音乐节,户外咖啡厅依旧热闹,达尔马提亚人的夏日假期就是这样,大海、美食、音乐  叫我们这些旅行至此的游客,沉醉不已。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