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同里这一个地方,是因为某些电视剧在这里取景:下雨天两个女孩子撑伞走在石板路上边走边聊。这情景让我想起戴望舒写的《雨巷》,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 姑娘那淡淡的忧伤飘散在悠长的巷子里、在雨里。

  六月中下旬的江南已进入梅雨季节,多雨闷热。离开乌镇,便直奔同里。到达同里汽车站的时候正好是大中午,在问路、等车的时候着实感受了一把江南的“骄阳似火”,完全没有温柔婉约的样子。坐着电瓶车穿过同里城区,不一会就到了景区大门。

  景区外面有一条仿古建筑的街道,和国内其他仿古景区一样,有餐饮旅业,也有卖特产的,人群熙熙攘攘。与其说同里是景区,不如说是古城区更为贴切。整个古城区为半封闭式生活区,免不了有些临街铺面转让装修,街道铺设水管,修修补补,砖头、砂石等建筑材料随街摆放。

  刚刚离开乌镇,身心还在怀念那里干净整洁的“古色古香”,初到同里一比较,心中难免失落。暑气未散,没有什么心思出门,便选择在客栈房间里休息。房间临水,推开窗户便可见底下流淌的河水,有孩童在河边用网兜捞鱼,一旁还有长者帮忙着,时不时还有开心的笑声。这一幕却是西栅没有的气息,一扫失落之感,心中不胜欢喜。

  退思园坐北朝南,却依古镇布局呈东西走向,精致小巧,亭、台、楼、阁、廊、坊、桥、榭、厅、堂、房、轩,一应俱全,以池为中心,建筑犹如浮于水面,春、夏、秋、冬不同的观景处早已安排妥当。珍珠塔不是塔,同样是苏式园林,空间更为开拓,部分建筑为原址重建,风情少了些许。

  三桥附近有不少小餐厅和小茶馆沿河而设,绿色雨棚下挂着一排排红灯笼,倒影在幽幽河水中,两岸的古树枝丫连成一片遮盖在河道上方,成了绿色隧道。

  穿心弄是三桥附近的小巷,两旁是旧时人家高高的院墙,墙角早已长满青苔,铺在路上的石板相比主街有些随意,最窄处只能容一人通过,小巷蜿蜒幽深,一眼看不到尽头。

  傍晚,景区门口的检票口已经开放,来来往往行人慢慢多了起来。漫无目的走在南园茶社外的河岸边,走着走着突然抬头被眼前的景象所感动:夕阳西下,天边还有一抹霞光,水面平静如镜,白墙黑瓦立于水边却倒影在水中,高高低低。诗人低吟的诗、画家笔下的画不就是这么一副江南水乡的画面吗?身处于画中,趁夜幕来临前忍不住多看几眼,但依旧不能满足。

  清晨的同里很安静,却是鲜活的。人们踏着石板路,手里提着刚出炉的豆浆油条,熟人之间聊上几句,侬侬吴语入耳听着很新奇。人们保留着在旧时的生活习惯,普通人家的临水小筑都有埠头,主妇们在河中洗衣、洗菜、淘米,也成了风景。

  很多人说同里已经过于商业化,失去水乡应有的气质。或许是没有看到这里的清晨和傍晚,或许是没有见到这里的雨,或许少看了那么几眼没能感受水乡的那份温婉。

  临离开前,瓢泼大雨把我们困在耕乐堂附近一处漏雨的屋檐下,没有茗茶,没有曲儿,也没有其他的游客,就在那里看停在码头边的小船,看着瓦檐淌下来的水柱,雨小了变成水滴,久久不愿意离去。

  同里的地理:同里古镇位于苏州太湖之畔,整个古镇呈东西走向,西连京杭大运河,东距离上海80公里,是著名的江南六大水乡之一。古镇里水系极为发达,“水巷小桥多,人家尽枕河”,“家家临水,户户通舟”,桥多水美。

  同里的交通:从苏州火车站北广场有同里直通巴士,票价8元,行程大约40分钟。直通巴士到达同里汽车站后,可乘坐的士或电瓶车前往景区,每个人5元。

  同里的门票:成人100元。在苏州北广场站可以买到优惠门票80元。

  同里的住宿:古镇内的客栈价格在100-200元不等,可选择临河、临水的房间,能更好地感受水乡风情。

  同里的美食:太湖河鲜是不可错过的美食,尤其是白水虾、白水鱼。鸡头米(芡实)也是这里的特产之一。

  同里,也许不一定有许多江南水乡的精美、雅致,但却有着水乡原来的本色,未经过度的雕琢与 修饰,更像是一幅水墨画,虽然没有浓郁的色彩,却一股淡淡的韵味,多看一眼便不愿离开……。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