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卫视《生活相对论》开播,这档试验类真人秀首次将明星与素人置于同一个屋檐之下,完成48小时的合住生活。在明星与素人的真实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碰撞融合的过程中,可以窥见当代中国社会的生活百态,引发最广大观众的共鸣。即给观众带来一道理想生活的思考题。

  《生活相对论》作为第一档真实的星素节目,将明星与素人一起拉回到最真实的生活状态之中。邀请生活状态完全不同的嘉宾寄宿素人家中,或者根据嘉宾本身的性格特征,将明星素人放置在合理的空间中体验生活。如高冷的摇滚父亲郑钧搭配上带娃家务样样精通的全职奶爸,让生活能力几乎为零的雷佳音与户外生存能力超强的野食兄弟一起,对传统文化相对缺失的王嘉尔则与对中国文化了如指掌的老外秦思源配搭,而生活方式极繁的大张伟则与崇尚极简生活的杨志华相遇。嘉宾本身也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自我反思与观照,电视机前的观众同样如此。关注每一个社会人都逃不开的生活方式与生活理念,在明星与素人的交流碰撞中完成对理想生活的表达,探索生活该有的样子。

  每个人的生活大概都是不一样的,但对于理想生活的追求却又是共同的。人们需要通过电视这种大众文化载体去实现自我的认知和观照,因此回归生活和日常也就成为了电视综艺的一种重要路径。《生活相对论》就是这种路径下的一种有益示范,“生活”成为了这档节目着重去表现的场景和素材。当彼此的生活中闯入了陌生人,彼此之间有关生活理念和方式的差异就被凸显了出来。

  在首期节目中,郑钧就被全职奶爸的李华民的生活状态所感染。从最开始苦恼于“怎么和孩子相处”,再到看到素人奶爸超强的动手能力、下厨技艺、以及与孩子的无代沟的沟通时,郑钧向李华民主动分享起了自己与儿女的日常状态,他坦言,“女儿虽然跟我关系不错,但不属于朋友那一圈的,儿子能混成准朋友,但估计到了十几岁,就会嫌弃我了”。在郑钧眼里,李华民放弃工作全职照顾自己的女儿,并不是每一个男性都能够做到的。李华民也表示,“工作可以再做,钱可以再赚,但是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我希望给孩子每天不一样的东西”。颇受触动的酷爸郑钧一改常态,为素人家庭的孩子朗姐做饭,陪她聊天增进感情。 “其实本来这些事情是一些很简单、很平凡的事情,但如果你给它增加一些小乐趣,其实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伴随着酷爸和奶爸彼此感受和融入的过程,郑钧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并呼吁所有的父亲也能多花时间陪伴孩子。随着节目的不断深入,不难发现明星和素人在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上大不相同,但在这一过程中,《生活相对论》带领观众一起回归生活,重新对生活驻足审视、探讨生活的本质,碰撞而产生的戏剧性反而是节目的看点所在。同时,节目也设置了单元故事,打破1对1的格局, 11期节目11个主题,针对极具广谱性的社会话题而展开,实现多种生活方式的碰撞。

  《生活相对论》之所以在首播时候就收获大批观众,或许与其对社会心理的准确把握不无关系。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是现代人普遍面临的焦虑所在,如何在这一过程中将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就成为一种集体式的追求。基于此,《生活相对论》带领人们重新回归生活、认识生活,探讨出理想的生活方式。

  在这个生活试验的节目场景中,观众和嘉宾都在产生变化。例如郑钧的酷在全职奶爸的温暖之下开始逐渐融化,朗姐的开朗和懂事也让郑钧再次感受到做爸爸的责任和方式。酷爱繁琐生活方式的大张伟,在极简主义素人的带领下,回归了化繁为简的生活方式,也透彻感悟到了“生活是简悦”。酷爸和奶爸、极繁和极简……都是生活中不同的样板,节目都加以呈现,并在彼此交融之中完成这场有关生活的试验,让嘉宾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完成观照。

  在这场生活试验中,节目不断在向观众发出理性生活的思考题:有多久没有给孩子做过饭了?有没有动手给孩子作过玩具?能够自己的儿子混成准哥们儿吗?全职妈妈或者全职爸爸你是否真的快乐?放弃事业的男人值得吗?而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观众在节目中逐渐去品味感悟,并找到自己的答案。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