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5月,我从工作了14年的城市规划设计院辞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在这之前,我没有想过怎么谋生、如何生活,心里只想一件事,那就是把更多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于是,申请了去北京的艺术馆画画半年,其他时间旅行,去夏令营带孩子们观察植物,和他们一起学攀岩、学做咖啡和蛋糕,也去儿童剧场和孩子们一起玩颜料,在剧场的地上打滚,用感冒的声音朗诵儿童诗……

  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一年多过去了,朋友们问我:你这一年过得怎么样?还想回去上班么?我快速回答道:当然不想,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即使现在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也会带着笃定的心,笨拙而坚定地走下去。

  说实话,我在这过去一年学到的东西,比之前的很多年都多,自己也有了很多改变,特别是在心智成熟和自我认知方面,仿佛又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以前的我在很多朋友眼里,跟伶俐、聪明这样的字眼儿不沾边,遇到问题还不会迂回,但我喜欢自己的笨拙精神,就像我喜欢画画一样,不求巧,只求以热爱之心,一天一天慢慢地画下去,我以此来寻找生命的答案。

  那天下午跟好友聊天,她说我改变了很多,是往她喜欢的方向在生长。这话让我感到开心,为不惧改变且愿意去改变的自己,鼓掌!

  我喜欢新东西,就像我更喜欢听山间溪流唱的歌,而不喜欢静止的池塘一样。溪流里有活生生的能量,充满了生命本来具有的自在和元气。

  所以当我发现这世间也存在着溪流与池塘两种生存状态的那一刻,我做出了自己人生重大的选择——辞职。可能大多数人习惯于在池塘里过完自己的一生,而我更愿意做一条唱着歌奔腾的溪流。

  也有好友跟我倾诉她工作中的苦恼和不开心,我会说,那冒个险,辞掉它,跟我一起去浪迹天涯。当然,我知道这样的决定很难下,因为大多数人对自我认知是模糊的,连想做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日子都不甚清晰,所以只好随波逐流。

  由此可见,改变你想改变的、保留你的初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对于茫茫宇宙而言,人的生命实在太过短暂,可即使是蜉蝣般的一生,也应该不停地追寻、探索,在行动和无常里去直面不安的状态,像一棵高大的树,矗立在大地,张开所有的枝丫,拥抱花开花落。

  也许敢于从黑暗、陈腐的池塘里爬出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才能了解生命的非凡真相。

  很喜欢纳丁·斯特尔的一首诗《我会采更多的雏菊》,这是他在87岁时写下的:

  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

  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

  我会放松一点,我会灵活一点。

  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

  我会疯狂一些,我会少讲点卫生。

  我会冒更多的险。我会更经常旅行。

  我会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看更多的日落。

  我会多吃冰激凌,少吃豆子。

  我会惹更多的麻烦,可是不在想象中担忧。

  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

  我会到处走走,什么都试试,并且轻装上阵。

  如果我能够重头活过,

  我会延长打赤脚的时光。

  从尽早的春天到尽晚的秋天……

  我想,等我80多岁时,定然不会后悔。因为现在,我放松、放手去做了想做的事,去看了很多落日,巡了很多山,画了很多画,做了很多梦。我相信,无论生活有多少困难,有多糟糕,永不逃避地去活在其中,去为自己欢喜的事情付出,笨拙而有力地埋头前行,你总有一天会在时间的洪流里变得——来去自如。 (荷香)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