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人员干燥铁轨轨头。施工人员干燥铁轨轨头。
拆模拆模

  2月1日,2018年春运大幕正式开启,这场为期40天的“迁徙大潮”不仅是一份归家心切的情怀,也一步步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从浓烟滚滚的蒸汽机车到疾驰的高铁动车,从木质枕木到无缝钢轨;从绿皮车到红皮车、蓝皮车,再到以动车和高铁“子弹头”样式为标准的白皮车, “D”字头和“G”字头的列车越来越多。

  曾经拥挤的绿皮车里,昏沉漫长的旅途,耳边咣当、咣当响个不停,躺在卧铺上老觉得火车在来回晃动,也是乘坐火车的旅客都曾有过的感受。

  尽管列车通过轨缝的撞击声会让旅途充满诗意,但它还是会造成列车颠簸并带来噪音。如今,车轮与铁轨间有节奏的“咣当”声响很难再听得到。

  是什么使得高速列车在行驶中消弭声响、平稳畅行?日前,记者走进兰州西工务段,倾听铁路工作者讲述铁轨的焊轨工作。

  1疑问

  疑问一:“咣当”声来自何处?

  答:过去,坐火车时会听到很有规律的咣当、咣当的声音,源于以前线路上的钢轨都是通过专用夹板把一节一节的钢轨连接起来的,每段铁轨的焊接口之间会留有几十毫米的空隙,属于应力放散空间,主要是缓解钢轨热胀冷缩。当列车经过两节钢轨连接处的缝隙时,旅客听到有规律的“咣当”声是列车行驶到焊接处的撞击声。

  疑问二:难道现在的钢轨是一根了,没有轨缝了?会有这么长的钢轨吗?

  答:为提高安全和舒适性,铁路部门将25米或100米长标准轨的夹板接头通过钢轨焊接技术连接成一条500米的长轨,再通过长轨专用车运送到线路上进行安装,小型维修就在施工现场进行焊接。这样除了道岔区和一些特殊地段外,线路上基本没有了钢轨连接缝隙,列车运行中更加平顺,当然也就不会产生原来的那种“咣当”声响了。

  疑问三:如果没有缝隙,那么铁轨的热胀冷缩问题怎么解决?

  答:轨道在焊接时必须根据线路通过地区的最高钢轨温度和最低钢轨温度以及无缝线路的允许温降、允许温升,计算确定线路的“锁定轨温”,尽可能平衡由最高和最低轨温之间的温差产生的温度应力。另外,关键技术就是采用了高强度的弹性扣件,扣压住钢轨的轨底,防止其失稳和变形,等于锁定了。无缝铁路没有了轨缝,提高了平顺性,消除了接头病害,速度提升的同时,安全性也有所提高。

  2探秘

  “根据安排情况提前对线上伤损钢轨进行调查,依据伤损情况及现场情况确定配轨长度。”兰州西工务段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我们的规定是,0℃以下不进行焊轨工作。”

  以往总是坐在宽敞的车厢里,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却不曾想过火车行走过的钢轨是怎样的结构。当天记者看到,轨排长得像蜈蚣,那密密麻麻的腿支撑你我出行的路。

  据悉,两根钢轨的距离调整好后,工人会把轨枕与钢轨逐个用“钢锁”一样的扣件扣严,拧紧螺帽。拼装完的轨排乍一看像蜈蚣,两根钢轨下“长满了腿”。

  “腿”有三层,最底层是混凝土长枕,中间层是高弹性板下橡胶垫板,最上层则是铁垫板和轨下橡胶垫板。

  兰州西工务段的技术人员表示,轨道焊接是一件精细的活儿,需要多道繁琐的工序。每一道工序都是环环相扣的,只要有一环没处理好,后面的活儿都无法干。

  例如,在平时的工作中,头戴探灯的工作人员会用直尺分别检查焊缝两端钢轨轨头、轨腰、轨底是否平直,并用钢楔子进行调整;水平调整后,还要进行尖点调整,将1米直尺自由放置在轨顶,使其中点与焊缝中心相重合,调节轨头高度,使直尺的两端与钢轨之间的间隙(即尖点值)为规定的范围内。

  3记忆

  孙建国35岁务工人员

  “车轮经过钢轨接缝处规则的咣当咣当声、乘务员推着小车在狭窄空间里穿梭、车厢过道里拥挤热闹的学生和务工人群……这是我最早对火车最直观的体验。现在坐火车早已经听不到咣当咣当的声音了,火车的乘坐舒适度也提高了不少。”

  王小燕55岁生意人

  “1998年夏,我出差从兰州到武汉。火车车厢很旧,我买的是硬座票。那时车上已有了厕所,不过只是一个简易的黑洞,洞下能清楚看到火车轨道。上厕所的时候,很是费事,特别是遇到拐弯处,蹲不住也站不稳,容易让人晕车。”

  杜娇30岁自由职业者

  “曾经年幼的我跟随父母挤在冰冷的站台上,眼巴巴地盼着火车快点开来,每次听到那长鸣的汽笛声时,心里都会激动半天;曾经青春的我,独自一人坐在回乡的火车上,眼中除了一晃而过的冬景,就是咣当咣当的列车行进声,还有那时不时响起的汽笛声……现在‘咣当’声也听不到了,速度也提升了,抱着孩子也能舒舒服服坐火车,回家的路越来越近了。”

  网友“离家的游子”

  他在兰州铁路的微信公众平台上留言说:“铁路,承载着游子们亲近故乡的梦想。我有幸体验到了火车的一次次提速,也有幸一起渴盼和欢呼高铁的诞生。但车轮子的咣当声,依旧是辗转回家的人们记忆中快乐与忧愁的伴奏曲。”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