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战地画像”抒写激情燃烧岁月

  30年后,“画像老兵”寻昔日战友盼重逢

  “战火纷飞”的遇见,值得牵挂一生

  画笔下的战友们,你们在哪里?

  这组速写是1986年我为前线的61师182团红九连部分突击队员所画。他们分别是栾智平、郭乃夫、刘康昶、张小兵、施克玉,不知他们现在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

  30多年前的一个战地夜晚,时任61师政治部宣传员的豆兴军在前线为次日即将奔赴南疆战事拔点作战的10多位突击队员每人画了一幅人物肖像。30多年来,每当看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的画像时,昔日的战友情就会一次次涌上心头、直叩心扉。他自感人生的某些遇见,纵然无声,却能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他们今在何处?都还好吗?”1月26日,豆兴军接受兰州晨报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这些老战友,一起再叙叙战友情,重温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老兵”寻找昔日战友 心潮澎湃

  1月18日,豆兴军朋友圈一条图文并茂的“寻人启事”,引起多人关注。

  “启事”中说:“这组速写是1986年我为前线的61师182团红九连部分突击队员所画。他们分别是栾智平、郭乃夫、刘康昶、张小兵、施克玉,不知他们现在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画像中,这几位突击队员或头戴钢盔、目视前方,或坐在弹药箱上伏“案”书写,一脸沉思……每张画像虽神态迥异,但他们均全身武装警戒、枪不离身、目光坚毅。

  1月26日,豆兴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时光荏苒,30余载弹指一挥。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对生活中的一些得与失已然看开、看淡,唯独内心深藏多年的那份牵挂却难以割舍、愈加浓烈。

  “他们都是战地突击队员,机缘巧合,这几张画像是1986年10月的一天,也就是他们上前线的前一天晚上我给画的。画好后,每个队员在自己画像的落款处签了自己的名字和年、月、日,因此可以说每一张画像都是我和队员合作完成的,自感十分珍贵,意义深远。”豆兴军说。

  时隔30余载,说起此次寻找战友的初衷,豆兴军称,这些年来,无论工作、住所如何变迁,这几张画像他一直保留着。

  《芳华》热播时,当豆兴军看到电影中那位战地记者时,他仿若看到了自己的原形,莫名的激动和感怀再次热袭全身,这才萌发了寻找画中战友的想法。

  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 重温历史

  据豆兴军讲,他是庆阳人,1981年参军入伍,之后被分到61师政治部宣传科工作。

  1986年一场战役中,他背着两个相机随部队开赴前线。到前线后,部队上给他买了20个彩色、黑白胶卷,这在当时觉得已是十分奢侈,因此被他当做宝贝似的背在身边轻易不离身。决战前一天傍晚,豆兴军向战地指挥员提出,给天亮就要上战场的几名突击队员每人画一张像,征得同意后,他用速写的画法快速将战友当时的模样定格了下来。在豆兴军看来,之所以身背相机当时没用,却用画笔记录当时一幕,一方面觉得在前线胶卷十分珍贵,不敢轻易摁下快门。而另一方面,自幼酷爱绘画且有绘画特长的他感觉在那么特殊的一刻,亲自手工画作后让战友签下自己的名字,则显得对眼前这些战地英雄更为崇敬。

  从1986年10月至1987年夏,豆兴军在前线的七八个月时间里,由于战地宣传员身份的缘故,他不经常在一个战地呆着,因此时间不长便去别的地方拍摄了。1987年下半年,前线战区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行“战地艺术品展览”前,他被抽出筹备展览,从此便和画中突击队员再也没了交集。

  30年后希冀人像合一 期盼重逢

  豆兴军年至五旬,现在天水广播电视台工作,同时兼任天水市美术家协会秘书长。

  据他讲,当时虽然在一个部队,但画画前却和这十多位战友素不相识。为了画好对方的神态,他费了一番心思,前后大约用了2个小时。现在回想起来,虽说30年过去了,但当时那个历史瞬间所留下的战友们那种敢于牺牲、敢于奉献的爱国主义英雄本色仍深深地驻留心间。

  这些年来,有些单位听说他至今保存着当年战友的肖像画时,有人提出收藏或收购,但都被他婉言谢绝。在他看来,这几张画像在有些人眼里,并不值钱,可在他心目中,那是连接战友情谊的特殊纽带,也是当时特定历史时段的真实记录。一直以来,他总觉得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和这些战友见上一面。

  “这次寻找战友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晓昔日的这些战斗英雄是否安好?日子过得怎么样?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他们再见上一面,之后把这几张画像转送给对方,或者我们双方亲手把它捐给曾经服过兵役的部队档案部门,也算是部队发展过程中一个历史佐证。”豆兴军说。

  据他讲,画中战友姓名与所在连队分别为:九连一班突击队员施克玉,九连一班突击队员张小兵,九连九班突击队员郭乃夫,九连九班突击队员栾智平,九连七班突击队员刘康昶。

  “十分期盼人像合一时刻的到来,真心祈盼愿望成真。”豆兴军说。

  开启尘封的记忆 再续“芳华”

  “启事”在朋友圈发出的同时,豆兴军@天水在线,拜托对方发布消息帮助寻找。

  1月25日,天水在线以“30年前的画中战友,你们在哪里?天水一位战地记者在找你!”为题,发布了这条消息。消息发出后的第二天,一个令豆兴军难掩激动之情的消息传来。

  “我就是第二张画所画的九连九班突击队员郭乃夫,陕西安康人。在那次战斗中受了轻伤,荣立二等功,退伍后被分配在教育部门工作。看到画像非常高兴,时光飞逝,我们都已步入中老年的行列,回想起当年的战斗岁月,在战火纷飞的前线,战友们个个浴血奋战场景,仍历历在目。”战友郭乃夫在消息后留言。1月27日,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远在陕西安康的郭乃夫时,他坦言看到这条消息深感意外,但又十分激动。

  郭乃夫说,32年过去了,只记得当时是豆老师给他们画的像,他们自己签了名,次日就参加战斗了,没想到豆老师至今还保存着这些画像,这份战友情谊是无法用真情实感之外的任何东西来代替的,实属珍贵。

  据郭乃夫讲,当时从战场上下来时,他们均安好。去年5月30日战友聚会时,他见到了好多昔日的战友,只是施克玉好像在宁夏,刘康昶在山西,当时聚会时有事在身没有参加,栾智平、张小兵等都和战友有联系,其中栾智平曾经是成都军区命名的“战斗英雄”。

  当听了豆兴军的愿望后,郭乃夫称,这个愿望很好,也很有意义。接下来和其他几位战友联系上后,如果条件成熟,他们一定前来参加聚会。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