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燃文学之火 铸消防警魂

  ——我和陶华创作长篇小说《火魂》的前前后后

  文/邓四林

  历经四年的辛苦,终于完成了《火魂》这部作品。

  产生共同写一部长篇小说的想法,缘于一次授课。五年前的初冬时节,受武威市公安消防支队邀请,当时借调在总队政治部工作的我,去和武威消防的战友们交流探讨宣传工作。其时,陶华已由平凉市公安消防支队调任武威支队高级工程师。早在1998年就给我讲过消防宣传知识课的他,却“藏”在会场,硬是听完了我的“报告”。事后,看时间尚早,又执意带我去了武威的雷台公园观光。当时我晋升三级警士长悬而未决,他自己也即将退休,我们共同回忆着各自的从警历程,回忆着走过的军旅岁月,心中都不免有些难舍和伤感。漫步在悠悠丝绸之路、大漠戈壁这片苍凉而厚重的黄土地上,仰望凌空奔驰的马踏飞燕,还有那凝聚汉文化精髓的巨型浮雕、牌楼、图腾柱和那铜马车仪仗俑队列,同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的我俩,不禁触景生情,不约而同产生了要写一部长篇小说的想法。就像张策主席说的那样:用自己的经历与感悟为消防人树立一块丰碑——《火魂》。当时,我信心不足,因为自己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我自己清楚,但还是决定尽最大努力,争取早日完成。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太难。说句实话,我俩都是职业军人,却是业余作家,我自己甚至连“业余作家”都谈不上,只能算是一名文学爱好者。陶华尚有几十年对文学孜孜不倦的热爱和持之以恒的创作,有《烈火铸丰碑》(上、下集)为代表的一大堆作品佐证。而我,虽然多年在部队搞宣传,长期跟文字打交道,也写过几篇不大不小的通讯,发表过几篇散文、诗歌和小说,但我的理解是,新闻报道绝不能等同于文学创作,喜欢文学创作更不等同于会写小说,尤其是会写长篇小说。然而,这些并没能阻挡我俩创作的热情。

  这部书的时间跨度大约四十年,在这样一段漫长的岁月里,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经历了不同的时期,消防部队也经历了多次变革。如此大的跨度,我们怕驾驭不了,但陶华经历过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执意要让故事烙上各个时期的印迹。于是,《火魂》的故事便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了,而那时,作为第二作者的我才刚刚出生。

  也许亲爱的读者您已经知道了,小说是以主人公赵春生的出场、采取倒述的形式——“红门里面有你在和不在发生的一切,有你知道和不知道的故事……”而拉开序幕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陇山县的小县城,由县医院住院楼里发生了一场大火开始,以赵春生的成长轨迹为主线,围绕一家三代的消防情结缓缓铺开,叙述了近四十年来我国消防事业发展的艰难历程,以及主人公走过的艰辛之路。故事的主要人物分别叫赵春生、孙夏成、李秋丰、周冬杰,名字的第二个字连起来就是“春夏秋冬”,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映射记录了陶华和我在消防部队的春夏秋冬。

  小说谋划就用了大约一年时间,从2013年4月开始,仅初稿就写了一年时间,整整21万字,大部分是在工作之余完成的,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这期间,我们在学中写、改中写、忙中写,遇到了常人难以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渗透着苦与乐、酸与甜、汗水与泪水、挫折与收获……这里面,既有我们对消防事业的忠诚与热爱,也有对文学创作的探索与思考。

  2014年9月,第一稿完成。当时,受部队层层推荐和各级领导关爱,我十分幸运地获得了全国公安现役部队士官中,唯一一个去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的机会。我便把一稿打印成册,带到了北京。在鲁迅文学院这座我国最高的文学殿堂里,我把《火魂》先后交给鲁迅文学院的多位老师和来自全国公安系统擅长写小说的多位同学,请他们指导,并带到多家出版社商谈出版事宜,得到了出版社老师的指教,他们提出了很好的修改意见,为后来二稿的修改提供了参考。

  2015年6月,第二稿修改完成后,出版事项紧锣密鼓展开。由我联系出版社,陶华处长继续对文稿进行最后修改完善,并将篇幅由二稿的二十一章增写了三章,共计二十四章、共30余万字。不仅如此,对结构及小标题也做了相应调整,最终将书名由原来的《烈火中永生》修定为《火魂》。几经沟通协调,在多家出版社有出版意向的情况下,几经权衡,我们于2016年11月份,最终与敦煌文艺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同。不为别的,只为那份难舍的故土情结,只为那名扬世界、翩翩起舞的优美“飞天”和大漠中的那汪清泉……

  但出版并不顺利,这缘于敦煌文艺出版社严格的“三审三校”。对细节逻辑的核定、对法律相关知识的细抠、对每句话语法语序的推敲、对每个标点符号的运用,都进行了严而又严、细而又细的把关审定,远远超出了我们“业余作家”的想象,也的确发现了一些小瑕疵。书稿便一次又一次从兰州——平凉——甘南三地之间飞来飞去。这期间,陶华过去的不少战友,因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英勇献身;爱人身患疾病,常去西安、北京等地大医院治疗;身边多位亲朋好友突发疾病,不幸离世……他感慨万千,身心疲备,心急如焚。而许多细节无法敲定,因此迟迟不能开印,出版之事一拖再拖……

  面对重重困难,我们有过悲观,有过争吵,但更多的是对消防部队、对消防文学艺术的坚贞不渝。我们下定决心要为消防人立一座丰碑,要让《火魂》立在这个世上。

  2017年春节之后,出版事宜终于步入了快车道。

  首先是我们的老领导、老朋友、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魏珂知道此事后,决定为书作序。紧接着,我又想起了全国公安文联的张策副主席。他是著名的公安作家,以《无悔追踪》《档案》《紫砂壶》《宣德炉》等中长篇小说享誉公安文坛。在鲁迅文学院时我与张主席相识,并分别在安徽金寨和北京召开的全国公安文学研讨会、“长征路上的坚守”主题文学创作总结会上多次相聚。我试探着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短信说,历时两年多时间,我和我们一个高级工程师合著的拙作、长篇小说《火魂》即将出版,非常想请主席写几句话……很快,张策主席只回了八个字:“没有问题,理应支持。”并一同发来了他的电子邮箱。我把小说电子版传给他后,他仅用不到一周时间,看完了作品,并发来了《淬火后的灵魂是英雄的归宿》这篇极有高度的序言,对《火魂》给予了充分肯定,使我们真实感受到了名家的水准和风范,也为《火魂》增添的许多光彩。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副主任初曰春,是我在鲁迅文学院的同学,也是我的消防战友。在鲁院时,他住518室,我住516室,是隔壁。他看完《火魂》后,饱含深情地撰写了《陈酿溢香》这篇读后感,给予肯定和支持,使我们深受鼓舞。

  在此,对张策主席、魏珂主席、初曰春主任以及在文学创作中给予我们关心鼓励、支持帮助的所有领导和亲朋好友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应当说,是一代又一代的消防人铸就了“火魂”,我俩把《火魂》捧给大家,以记录那些我们共同战斗过的岁月!

  作者简介:

  邓四林,甘肃漳县人, 1995年12月入伍,新闻学本科学历;高级士官,二级警士长警衔,现服役于甘肃省甘南州公安消防支队工作。鲁迅文学院第23届高研班学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第九届甘肃省青联委员,甘肃现代摄影学会会士,甘肃公安文联会员、首届甘肃公安消防文联文学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先后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120多篇、50多万字。文学作品10多次获奖。其中,散文《难忘新兵连》、散文诗《想家的时候》被由解放军总政治部、《解放军报》社、解放军艺术学院等多单位联合主办的《军旅青春文库》大型书集收藏;散文《“征”途班玛》获全国公安系统“长征路上的坚守”主题文学创作比赛优秀奖;诗歌《英雄礼赞》、《今日,金城落雨》分获全国公安消防部队“党在我心中”征文大赛二等奖、优秀奖,散文《难忘夏河》、《迎面吹来凉爽的风》获甘肃公安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最佳创作奖;诗歌《今日,金城落雨》、《站在烈士碑前……》、《天职》分获甘肃省消防部队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三等奖、优秀奖;散文《难舍这片红色热土》获《中国消防》杂志2016年度“优秀作品奖”。1次荣立二等功,5次荣立三等功,曾荣获第三届“全国优秀自考生”,第七届、第九届“‘火凤凰杯’全国优秀消防科普工作者”,第十四届“甘肃青年五四奖章”提名奖等称号;著有长篇小说《火魂》、个人通讯集《烈火战歌》。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