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产品的费用越高,在团队里的地位越高。”派驻合肥的一家保健品公司经常将老人聚在一起“开会”。在这个临时组成的一两百人规模的团队里,公司定下规矩:购买产品费用达到8万元的,可以当会长,其次是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等“职位”,对应着3万、5万、6万元等不同的“消费贡献标准”。开会时,“屏蔽”一切年轻人。

  这群本来退休在家的“银发族”,看上去重新过上了上班族的生活,他们步履蹒跚,但交谈时嘴里不停地蹦出“开会、团队、产品、旅游”等字眼。待到下班时,经常见到身穿工装的年轻人搀扶着手提大包小包的老人步出电梯。面对身陷保健品骗局而不能自拔的父母,究竟管还是不管、如何去管,都成了下一代人的苦恼。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