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兰州9月2日电题:孩子,你也是我的学生!

  新华社记者白丽萍、郎兵兵、王紫轩

  这是一个特殊的“开学季”。“教室”里没有黑板,没有书桌,也没有同学,只有一个个或躺或卧的小身影,和一位位耐心的老师。

  “老师,我想听英语”“老师,我想学画画”……家住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靛坪村的小州(化名),正躺在床上聆听新学期第一课。患有先天性脑瘫的他不能随意活动,但对老师带来的知识满是渴望。

8月31日,陇西县靛坪小学教师杨慧君(右)和陇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郭丽娟在前往小州家的途中。新华社发(王紫轩摄)8月31日,陇西县靛坪小学教师杨慧君(右)和陇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郭丽娟在前往小州家的途中。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像小州一样家在偏远农村的孩子,由于身患重症,既不能随班就读,也无法到特教学校上学。无助和放弃,是他们父母数年来早已接受的事实。“连生活自理都困难,何谈教育啊!”

  为了保障重度残疾儿童受到平等教育的机会,2015年,当地政府开始组织教师一周一次“送教上门”。截至目前,这里已有300多名老师为170多名特殊儿童提供了免费的送教服务。

  “当我第一次敲开小州家的门,看到他无助地躺在床上,心里难受极了。”陇西县靛坪小学数学老师杨慧君回忆起第一次送教的场景:小州紧攥着拳头拒绝与她交流,连靠近都不行。“因为对陌生人的恐惧,小州短时间内并没有接纳我。”

8月31日,侧卧在床的小州在两位送教老师的引导下朗读《珍珠鸡》。新华社发(王紫轩摄)8月31日,侧卧在床的小州在两位送教老师的引导下朗读《珍珠鸡》。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四次……杨慧君不断努力尝试,通过聊天、画画、做手工等,找到小州的兴趣点。“小州内心是渴望上学的,他最喜欢看正常孩子上课的场景。我不断鼓励他,你只要努力,也会像其他学生一样进入教室上课。”慢慢地,杨慧君俘获了小州的心。

  每月5至6次上门送教,每次2个多小时。渐渐地,小州开始主动拉起杨慧君的手。到后来小州会主动在微信上询问杨老师上课时间,现在只要杨慧君一来上课,他就会用尽全身力气坐起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8月31日,侧卧在床的小州在两位送教老师的引导下朗读《珍珠鸡》。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8月31日,侧卧在床的小州在两位送教老师的引导下朗读《珍珠鸡》。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老师,你不嫌我脏吗?”

  “怎么会呢?来,让老师抓着你的手,教你学写字。”

  2016年5月,小州学会了1到100的数字。

  2017年4月,小州第一次独立写出自己的名字。

  2018年6月,小州能在规定地方涂色,能凭着想象画出仙人掌。

  2019年8月,小州可以用平板电脑弹钢琴,还学会了26个英文字母。

  2020年3月,小州学会了拼音,会流利地讲出《三只小猪》的故事。

8月31日,送教老师杨慧君(右一)和郭丽娟帮助小州完成手指画。新华社发(王紫轩摄)8月31日,送教老师杨慧君(右一)和郭丽娟帮助小州完成手指画。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6年来,他一点一滴的成长,杨慧君都记录了下来。今年暑假,小州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做出了精巧的花形立体贺卡,送给杨老师作为教师节礼物,33年教龄的她激动地流下眼泪。

  对于特殊儿童,教育就是爱的陪伴,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个心灵唤醒另一个心灵。

  “现在小州想学啥,我就教啥。有时学校都放学了,我还要给他教,尽最大努力,直到他学得高兴为止。”杨慧君说。

8月31日,小州和两位老师与三人合作完成的随意画《雨中的棒棒糖》合影留念。新华社发(王紫轩摄)8月31日,小州和两位老师与三人合作完成的随意画《雨中的棒棒糖》合影留念。新华社发(王紫轩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特殊儿童保障工作持续加强,特殊教育实现更快更好发展,特殊儿童得到了全社会更多的关怀。如今的小州特别开朗,他在老师的陪伴下实现了成长的蜕变。

  小州一直想去真正的教室里上一堂课,为了实现他的愿望,杨老师曾用轮椅将他推到了自己的课堂上。在黑板、桌椅、老师和同学的环绕中,小州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上课的氛围。

  “老师,我好想上完这堂课,可是我坐不住。”

  “没关系,你要好好做康复训练。只要你想来,我的课堂随时为你敞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