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甘肃新闻8月18日电 (闫姣)8月上旬,中新社、中新网记者实地走访河西地区时发现,甘肃健康出行码“在自己的地盘不好使了”,尤其出入嘉峪关市、酒泉市境内人员密集场所,无论是本省还是外省人员,都多次被工作人员告知“健康码不行”,需查看通信大数据行程卡。

  当地解释说,旅游城市每天有大量外省游客,输入电话后,“通信大数据行程卡”能自动显示14天内所到达或途经地区信息,而甘肃省健康出行码要自主勾选“14天内是否到过疫情中高风险地区”选项,会存在瞒报、谎报,不利于疫情防控。

  早在去年年底,就有居民反映持“甘肃省健康出行码”不能在甘肃通行,嘉峪关机场就是执行查看“通信大数据行程卡”,甘肃健康码“不起作用”,这一管理沿袭至今。

  甘肃境内对“绿码”的要求各不相同,酒泉、嘉峪关、张掖、陇南等市州需查验“行程卡”,而兰州、庆阳、武威等地需要“健康码”。在甘肃省城兰州,出行、用餐、娱乐、就医时,查验绿码的要求也都不一致,给民众带来诸多不便。

  “一码通行”为何频频遇阻?

  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工作人员曾表示,外省来甘、或在甘境内出行人员,无论“行程卡”还是“健康码”,只要最后查验呈绿码,都被认可。“健康码”互联互通,没有要求同时出示两个或三个码,不会给出行人员增加负担,但各市州也有各自的疫情防控措施。

  可见,甘肃并没有硬性规定必须使用哪个码。但令人疑惑的是,大多数地区认为“行程卡”更精准、方便,而地方健康码存在漏洞,又要人员研发、维护、升级等,它存在的意义何在?

  “健康码”最初既由各地自行开发,据技术专家介绍,从技术层面来讲可以实现全国统一服务,但有红、黄码情况出现,还是要联动地方防疫部门,所以将“健康码”本地化更有利于疫情的网格化管理。

  据工作人员透露,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系统内部,多次由下及上收集、反映“健康码”存在问题,该委也进行了系统升级,比如设置健康出行码委托申请,方便无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出行。再如,近期推出人脸识别功能等。

  随着疫情防控方式方法的发展,虽说地方健康码在“摸着石头过河”,官方也在不断完善以保障人们的正常生活,但近一年时间内,甘肃迟迟未解决当地“健康码”出行问题,使得“旧疾”又添“新伤”,做法确实不尽人意。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疫情打碎了中国民众原有的生活轨迹,但也铺就和开启了一场关于“数字科技”的新生活,地方健康码成为了疫情防控不可或缺的“天然屏障”。前进探索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但面对出现的“拦路虎”,我们还是应该勇于去面对、去解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如有这样的决心,“一码走天下”,未来不是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