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记者崔翰超)青土湖边,芦苇随风荡,野鸭展翅翔,一片生机昂扬。不远处黄沙与天际相接,遍地金黄。若是化身飞鸟,从天空俯瞰,被黄色包围的翠绿湖区,宛如大地上的“金镶玉”。

  “也许不用几年,这里就能变回爷爷常说的样子了。”34岁的魏智华今年成了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西渠镇东容村的村级河湖长,他从小就听爷爷说村前面的“沙窝窝里有野鸭蛋”,可是小时候这里没有水,只有沙,哪里来的野鸭?

8月12日,魏智华在青土湖进行巡查。(新华社记者 崔翰超 摄)8月12日,魏智华在青土湖进行巡查。(新华社记者 崔翰超 摄)

  青土湖北邻巴丹吉林沙漠,东接腾格里沙漠。据史料记载,古时这里名为潴野泽,水域辽阔。但随着时光流转,沧海桑田。新中国成立初期,青土湖水域面积仅有70平方公里,到了1959年完全干涸。

  绿色的消失让这里形成了长达13公里的风沙线,也成为民勤绿洲北部最大的风沙口,两大沙漠的“包围圈”逐步合拢,“野鸭蛋”不见了,只剩下漫漫黄沙。

  2007年,魏智华离开家乡求学时,这里依然只有黄色。2017年,魏智华回到家乡种植蜜瓜,这里已经翠意盎然。这十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民勤县水务局水旱灾害防御股股长王希鹏告诉记者,当地自2000年起采取压沙造林、滩地造林等措施。截至目前,当地共压沙造林14.3万亩,滩地造林2.8万亩。同时,自2010年起,对青土湖实行生态配水,并逐年增加生态配水比例,截至2020年底,累计下泄生态水量3.1亿立方米。

  目前,青土湖水域面积已达26.7平方公里,形成旱区湿地106平方公里。

8月12日,魏智华在巡查中进行记录。(新华社记者 崔翰超 摄)8月12日,魏智华在巡查中进行记录。(新华社记者 崔翰超 摄)

  无数岁月的沉淀,方可让玉石染上一抹翠绿。当地干部群众的血汗,让绿意重回大地,为防止两大沙漠的“握手”上了一把“玉锁头”。

  魏智华会定期在青土湖区域进行巡护,防止有人破坏植被并排查火灾隐患。骑着摩托,在西北大漠的芦苇地中穿行,头上不时有野鸭伴飞,别有一番风味。

  “我儿子快要上小学了,我们的努力也是为了后代能生活在绿水青山里。”魏智华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