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甘肃嘉峪关农村发展乡村旅游。(资料图) 丁思 摄2020年7月,甘肃嘉峪关农村发展乡村旅游。(资料图) 丁思 摄

  中新网兰州8月12日电 (记者 杨娜)“现代农业产业链是从农业投入开始,最后变成农产品进入加工、流通环节,到消费者手上的全过程,而甘肃农业产业链价值挖掘程度还比较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日前在第四届“甘肃·祁连山论坛”上如是表示。

7月4日,全国村庄清洁行动现场会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举行。图为甘南美丽乡村。(资料图) 刘玉桃 摄7月4日,全国村庄清洁行动现场会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举行。图为甘南美丽乡村。(资料图) 刘玉桃 摄

  据了解,为期三天的“甘肃·祁连山论坛”10日在“云”端启幕,论坛以“新理念 新格局 新阶段 新甘肃”为主题,来自各界的专家学者围绕多个议题,研究和探讨甘肃经济发展、生态保护、乡村振兴、产业升级等领域的焦点和热点问题,展现甘肃近年来践行绿色发展的新成果,寻求新形势下甘肃绿色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径。

  甘肃地形地貌复杂,气候类型多样,发展“现代丝路寒旱”农牧业拥有多重潜能。因具有干旱高寒、光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天干地不干等特点,当地农产品兼具绿色和有机的品质优势。甘肃现已形成“一带五区”和“牛羊菜果薯药”六大重点产业的现代丝路寒旱农业产业体系。

  党国英将甘肃和江苏两个省份的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业活动区域面积等数据进行对比后发现,甘肃农村发展存在单位面积的农业增加值产出效率低,农业从业人口平均产出效率低,产业结构比较单一,农业产业链价值挖掘程度低等问题。

  甘肃近年来通过多种举措提高农村居民收入。国家统计局甘肃调查总队党组成员、副总队长彭国强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说,2021年上半年,甘肃农村居民收入继续快速增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和两年平均增速分别快于城镇居民5.1和3.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为3.42,比上年同期缩小0.16,城乡居民收入相对差距继续缩小。

  通过加入农业合作社,发展经营农业产业获得收入,是甘肃省多地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曾苦于致富没门路、投入没本钱、经营怕风险的农民王世芳,从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哈溪镇茶岗村搬迁后,发展“投入零成本、经营零风险、就业零距离”的食用菌产业,脱贫致富。

  为进一步深挖农业产业链价值,党国英建议甘肃建立“大农业发展特区”,对下沉市镇上的农业产业链其他环节的投资实行免税。甘肃不仅要产出农业原料,还要广泛参与产业链增值的部分,形成一定的覆盖范围,甚至覆盖能力要跨出甘肃省,要将整个西北地区的农产品对产业链价值增值的很多环节都在甘肃来完成。

  同时要进行省级农民专业合作社改革试验区,党国英认为,现在合作社发展存在着无法跨越行政区的问题。“全国200多万个合作社,行政村是50来万个,平均一个村搞几个合作社,基本上没有意义。”合作社要做大做强,再进行跨国合作,才能真正挖掘农业产业链价值,促进农民增收,使农民通过产业链上的兼业增加收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