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涸的沟道一眼苦水井排队饮羊。李文 摄干涸的沟道一眼苦水井排队饮羊。李文 摄

  中新网甘肃新闻8月5日电 (通讯员 李文)甘肃环县,是一个资源型、水质型、工程型缺水并存区。过去,群众“吃饭靠天,吃水望云”。近年来,环县通过实施引黄工程、机井、小电井、集雨场窖等工程,“天上水、地表水、地下水、外调水”四水齐抓,全面保障了人饮安全。

  环县36万群众,21.8万人已经通上了自来水,部分群众因居住分散、地势复杂等实施自来水难度大,通过小电井、集雨场窖等措施,在极度干旱年份,人的饮水也不存在问题。

环县洪德镇赵洼村晒干的玉米。李文 摄环县洪德镇赵洼村晒干的玉米。李文 摄

  随着环县的发展,环县草羊产业迅速发展,截至2021年底7月底,环县羊的饲养量达到221.5万只,养羊千只以上的合作社达到168个,养羊百只以上的大户达到6000余个。面对干旱,羊畜饮水、羊畜饲草成为了养殖业的一大障碍。

  “羊产业是群众增收的主要产业、是环县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也是乡村振兴的主导产业,全县上下要全面动员、齐心协力抗旱保羊业。”在环县的抗旱保羊业工作会上,该县县委书记何英禅下了“死命令”:“要采取硬措施,全力以赴保水保草保羊业。”

  环县到底有多干旱?

  环县甜水镇甜水街村村民高文银蹲在自家的玉米地里,随手拔下来一根玉米杆,两手一搓,玉米杆和叶都已经成为粉末状,随手一洒,随风飘远。他看着已经被“烤”干的玉米,再走到另一块荞麦地里,随手拔下一株:“今年5月份下了一点雨,种了荞麦,可种到地里后再没有下过雨,现在长出来的荞麦秧才两三寸高。”

图为甜水镇干旱的农田。 李文 摄图为甜水镇干旱的农田。 李文 摄

  在甜水镇邱滩村的刘深沟底,河滩里还存在一些湿润,可河水已经断流,断流后的河道上,泥土已经干裂地支离破碎。“往年沟里一直有水,雨水好的时候水面一两米宽,今年直接没有水了。”邱滩村村民刘军将摩托车直接骑到河滩里,看着干裂的河滩,面露难色:“往年,我们养的本地山羊还经常赶到沟里饮水呢。”

  据环县气象局统计,今年5月至7月底,环县出现高温少雨时段,降水量仅为45.4mm,较历年同期相比显著偏少71%,7月出现了37℃以上的高温天气5天,其中7月13日环城镇、合道镇最高气温达39.4℃,31日耿湾乡最高气温达40.9℃,均突破历史极值。7月25日,环县土壤水分监测显示:县城苜蓿地10-50cm土壤相对湿度22%-44%,60-100cm土壤相对湿度40%-50%;县北小麦地10-50cm,土壤相对湿度27%-52%,60-100cm土壤相对湿度<60%;干土层达60cm以上,呈现严重干旱状态。

  环县遭遇的持续干旱致使农作物严重受损,羊畜饮水存在短缺,据环县应急管理局统计,截至8月2日,环县7000多户养殖农户和368个养殖合作社不同程度存在缺水问题,涉及羊38.9万余只,大家畜1.2万余头;104.1万亩农作物受灾,其中75.2万亩成灾,27.07万亩绝收,还有9.7万亩耕地无法下种,估算直接经济损失3.48亿元。

  环县各级党委政府怎么办?

  天灾无情人有情。面对持续的干旱,环县县委县政府先后7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抗旱对策,并出台了《关于稳定草羊业发展降低旱灾损失促进农民增收的十条意见》,具体包括坚定信心保目标、稳定价格保市场、双管齐下保饮水、统筹收储保饲草、投羊补栏保规模、强化监管保品牌、宣传推介保销售、多方协同保服务、以副补农保收入、严格责任保落实等内容。

  环县财政列支2000万元抗旱生产自救资金,多方面开展自救,对出栏羊只保护价收购,当市场价格高于保护价时随行就市,低于保护价时按保护价标准进行补贴;对存栏量达到50只羊以上的养殖大户,因户制宜补齐完善用水设施,居住相对集中的建设蓄水池,地表水源充足的打小电井,居住分散、地表水位较低的建设集雨场窖,一次规划,分批建设,长效解决草羊业缺水问题。

  同时,针对饲草供给,坚持寸草归仓,以草补产,低价供草,统筹收储保饲草,对已抽穗脱毒、可利用的玉米等作物秸秆立即收储,跟进做好青贮服务;对绝收地块立即翻耕,免费供应草籽,待雨复种牧草;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合作社、农户到周边地区流转土地种草,以外补内,保障饲草安全;有条件的饲草加工合作社要积极研发生产“全日粮”,低于市场价向缺草户供应,差价由县财政补贴。

  为防止因干旱少雨、市场波动引发群众贱卖基础母羊,环县积极指导服务专业户加快调羊,确保全县羊只存栏量稳增不减,积极做好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订单保供,对接海底捞、月盛斋等大型企业产品订单,确保全县羊肉持续畅销,提升品牌溢价效应。同时,强化市场监管,凡是进入县内生鲜、餐饮市场的商品羊,统一由中盛食品厂定点屠宰,实现产前全检疫、产后可溯源,保证产品质量,对未经检疫、非定点屠宰、以次充好等市场乱象和餐饮企业、摊贩个体以其他肉类假冒羊肉销售的行为进行严惩重罚。还在防疫、保险理赔、就业等方面出台积极引导政策,保障羊产业稳定发展,保障群众增收。从资金、人力、市场调控等多个方面全面抓好抗旱保收工作。

  甜水镇从保水保草保收入三个方面,分近期和远期分别制定具体抗旱保羊措施,近期措施中,镇政府和自来水公司合作,为全镇23个应急供水点的蓄水池全面拉运补水,确保养殖农户就近有水可用,为未通自来水的村民小组配备了储水罐,为部分养殖大户和应急供水点配备了羊畜饮水水槽,方便群众拉运、饮羊畜;在远期措施中,甜水镇除积极衔接争取支持,计划为养殖大户配套建设符合该户养殖规模的蓄水池外,还积极与周边的宁夏惠安堡镇衔接,提前预定饲草,与周边的饲草加工企业对接,预定羊畜“全日粮”饲草料。

  合道镇作为环县南部的乡镇,受旱程度比县北乡镇相对较小,近期又有一场20多毫米的降雨,该镇党委政府抢抓时机,动员群众全面种植大燕麦、禾草等饲草,同时,对因受旱已经严重减产的玉米进行统计,计划近期将全面进行饲草青贮,除保障本乡镇羊畜草料外,将积极为县内其他乡镇供应饲草料,确保全县羊产业整体安全稳定发展。

  曲子镇西沟村建有一个羊畜饲草“全日粮”加工厂,近期他们对本村和周边的可收贮的饲草料全部收贮加工,统筹供应全县各乡镇的养殖合作社和养羊大户。西沟村还从庆城等地流转土地千余亩,抢墒种植大燕麦饲草;从周边乡镇、农户提前订单可青贮的玉米,确保“全日粮”饲草加工原料来源充足。

  荟荣草业公司作为全县的草产业龙头企业,已经启用了近万吨的应急贮备饲草,包括今年的3000多吨的苜蓿草、去年的5000多吨青贮玉米草。为了保障今冬明春的饲草料,该公司已经派出人员,赴周边的宁夏、陕西、庆城、西峰等地,提前预定草源,确保今冬明春环县羊畜饲草保障供应充足。

  环县各级党员干部群众怎么干?

  面对旱情,环县动员所有力量全面抗旱保收。所有县级领导、联乡领导带头深入到所联乡镇,一线指挥,一线抓促;所有帮扶单位干部下沉一线、深入农户,出主意、想办法、办实事;省市驻环单位和企业发挥优势,积极支援;所有党员干部带头示范干,广大群众全面动员参与生产自救。

  连日来,县五大家领导全面深入一线调研旱情,帮助乡镇村组农户研究具体抗旱措施。环县县委书记何英禅多次下乡进村入户,查看羊畜饮水保障和饲草存贮情况,对全县的饲草贮备、可利用草源等进行全面调研摸排,并安排相关部门全面保障羊畜饮水、统筹调度饲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曹育铮一到任就深入乡镇村组农户,调研旱情,掌握情况,研究对策。

  各乡镇书记、乡镇长作为一线的“总指挥”,整天顶烈日行走在乡间农户。甜水镇党委书记常生锋的办公室里,张贴着一张简易的镇区地图,在地图上,他亲手标记着应急水源的位置、覆盖农户数量、管理人员、送水人员姓名和联系电话,随时调度供水保障情况;他和镇长分片对各村、户的供水、饲草保障等情况进行不间断的督查调研。镇长程利平更是把脚步迈向沟里的泉眼,查看水源、饮羊水槽等配备情况。

  罗山乡全面普查了该乡所有水源,对举家外出农户水窖存水情况进行全面摸排,并由驻村干部、村干部负责协调,养殖户就近使用。旱情发生以来,罗山乡光明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琛虎每天出入在养殖大户家里,调查家家户户的具体问题,查看水、草保障情况,帮助群众解决每一项诉求。面对羊畜普遍缺水状况,他及时组织群众从附近的沟道里每天拉水100方左右,保障羊畜饮用。

  环县信用联社派驻甜水镇何塬村驻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长石俊林在排查统计了农户需求后,及时与原单位沟通汇报,县信用联社及时为该村捐赠了15个应急水罐,并为镇政府捐赠了3万元,用于全镇统筹购买应急饲草。

  环县统战部积极和县内爱心企业对接,动员企业积极参与到抗旱保羊业中贡献企业力量,一天时间,县内20多家小微企业捐款捐物近70万元,全部投入到养殖合作社和养殖大户。

  合道镇要求全体党员干部走进农户、田间地头,动员党员带头行动,全面发动川区群众使用中小型水泵,沿河抽水浇地,保苗增产保饲草;同时,因地因户施策,实施机械打井、集中供水等措施,全面保障群众发展肉羊产业用水;落实“寸草归仓”要求,与农户签订青贮玉米订购协议,目前,该镇共投入中小型水泵24台,浇灌青贮玉米500余亩,机械开打小电井29眼,为在塬峁区居住群众配套实施羊畜饮水场窖25个,收储苜蓿270余吨,签订青贮玉米订单2.4万亩。

  环县的6000多名党员干部和万余名群众顶烈日,忙碌在一线,拉水、收草……他们都在为一个目标,保障环县的所有羊畜有水饮、有草吃,保障该县的草羊产业稳定发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