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7月21日郑州东部地区被洪水围困,一辆军车在洪水中破浪前行。 张佳琪 摄 图为7月21日郑州东部地区被洪水围困,一辆军车在洪水中破浪前行。 张佳琪 摄

  中新网郑州8月2日电 题:三位军人的抗洪救灾故事

  作者 韩章云 陈世锋 贾方文

  又到“八一”建军节,河南多地民众对参与救灾的中国军人表示感谢。日前,中部大省河南遭遇连续强降雨,多地洪涝成灾,中国军人多次出现在抗洪救灾的关键时刻、危险场合。

在“最牛军车”前,火箭军某部收到表达感谢的锦旗。 陈世锋 摄在“最牛军车”前,火箭军某部收到表达感谢的锦旗。 陈世锋 摄

  “最牛军车”驾驶员:我必须一直往前开

  近日,一段视频在网络平台获得大量点赞。洪水中,一辆墨绿色的军用卡车被淹没到轮胎以上部位,但仍缓缓破浪前行,车身上挂着“危难时刻见忠诚”的横幅,网友赞其为“最牛军车”。

  火箭军某部战士王赟赟就是这辆“最牛军车”的驾驶员。对当天的情景他记忆犹新。

  7月20日,河南郑州遭遇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强降雨,城市内涝严重,加之附近水库泄洪,位于郑州东部地区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成为“孤岛”,积水最深处近2米。

  该医院断水、断电、断网、断路,近5000余名患者、医护、家属等被困,情况危急。7月21日,王赟赟所在的火箭军某部接到命令驰援该医院,转移被困人员。

 图为火箭军某部官兵转移被洪水围困的病人。 陈世锋 摄 图为火箭军某部官兵转移被洪水围困的病人。 陈世锋 摄

  当时,王赟赟驾驶的军车是第一辆挺进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的救援军车。洪水淹没道路,路上的私家车已经没顶,路况未知,能参照的只有两边的行道树。

  “那时驾驶室里已经进水,座椅都泡在水里,但是我必须一直往前开,不能停,因为有大量的群众需要我们转移。”王赟赟回忆道。

  从7月21日至31日,王赟赟所在的部队一直坚守在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抗洪救灾一线,转移人员、清淤消杀,通过他们的不懈努力,医院计划8月2日重新开诊。

范雷(右一)和战友在灾区清理淤泥。 贾方文 摄范雷(右一)和战友在灾区清理淤泥。 贾方文 摄

  从抗洪一线赶回来的准爸爸

  范雷是第83集团军某工化旅指导员。从7月21日接到抗洪救灾任务后,他先后在洛阳伊川、郑州市郭家咀水库以及巩义市米河镇、小关镇一线救灾。

  除了是军人,范雷也是一名准爸爸,他的妻子预产期是8月4日,在赴救灾一线前,他以为自己不会错过孩子的出生,妻子韩晓晓也很支持他去前线工作,并给即将诞生的宝宝取名“等等”,等爸爸回家的意思。

  在灾区,范雷和战友的任务主要是清理淤泥。在巩义米河镇,深达一米的淤泥让范雷很难迈开腿。繁重的救灾工作,范雷倒不觉得太累,只是灾区网络信号差,他只能晚上休息后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给妻子报个平安。

  7月25日上午,范雷正在做清淤工作,突然接到电话,让他赶快回家,因为他的妻子要生产了。尽管很担心妻子,但范雷坚持完成最后的工作,25日晚上近10点,奔赴90多公里终于赶到医院,妻子见到突然回来的范雷大哭起来。

图为范雷满眼宠爱地看着刚出生的儿子。 贾方文 摄图为范雷满眼宠爱地看着刚出生的儿子。 贾方文 摄

  26日上午,穿着抗洪抢险时的迷彩服,范雷抱起刚刚出生的儿子。“等等,你等到了抗洪抢险回来的爸爸。”妻子韩晓晓打趣地说。

  这几天范雷正忙着照顾妻子和孩子,但他同时牵挂着救灾前线。“如果前线还需要人,我想申请再回去。”

图为火箭军某部在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进行消杀工作。 陈世锋 摄图为火箭军某部在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进行消杀工作。 陈世锋 摄

  订婚第二天他去了抗洪一线

  25岁的贺乐是武警重庆总队机动支队现役士官,7月19日,他和恋爱四年的女友订婚。

  7月20日,河南新乡普降特大暴雨,城乡多地内涝严重。看到官兵冲锋在抗洪救灾一线,贺乐坐不住了。告别未婚妻,他赶赴新乡,加入抗洪救灾。

  搬运救灾物资、疏导交通、在淹没大腿的洪水里转运被困群众,从7月20日至28日,贺乐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工作,常常忙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顶着烈日坚守在抗洪救灾一线,他的额头晒脱了皮。

图为贺乐在抗洪一线搬运救灾物资。 霍亚平 摄图为贺乐在抗洪一线搬运救灾物资。 霍亚平 摄

  7月28日,因为放心不下贺乐,未婚妻徐燕青带着贺乐的父母、妹妹,一起来到新乡看望贺乐。

  徐燕青说,她虽然不想让贺乐利用休假来抗洪救灾,“但是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贺乐对没能好好陪伴家人也感到自责,但他说:“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我还会站出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