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暑运期间,在高达35℃的室外温度下,洗罐工的“行头”却与这个夏日“格格不入”。 陶飞 摄   7月,暑运期间,在高达35℃的室外温度下,洗罐工的“行头”却与这个夏日“格格不入”。 陶飞 摄

  中新网兰州7月22日电 (黄贵彬 李亚飞 陶飞)7月,暑运期间,又逢大暑。在中国铁路兰州局嘉峪关车辆段玉门南洗罐库内,5辆圆柱形油罐车停靠在库内铁道线上,5名洗罐工站在直径3米、长10米的油罐车顶部,紧张忙碌地做好油罐车洗刷前的准备工作。

  在高达35℃的室外温度下,洗罐工的“行头”却与这个夏日“格格不入”。他们头戴安全帽、防毒面罩,身穿厚厚的棉制工作服,戴着胶皮手套,腰系高空作业防护吊带,工友们称这项工作为油罐车“洗胃”。

他们头戴安全帽、防毒面罩,身穿厚厚的棉制工作服,戴着胶皮手套,腰系防护吊带,为油罐车“洗胃”。 陶飞 摄他们头戴安全帽、防毒面罩,身穿厚厚的棉制工作服,戴着胶皮手套,腰系防护吊带,为油罐车“洗胃”。 陶飞 摄

  “油罐列车是铁路运输液体货物的主要车型,为确保液体货物不受污染,油罐列车完成运输后,我们都要对其内部的残留液体进行深度清洗。”班组工长吕文昌笑着说:“像今天这样的高温天气,铁路油罐就像个‘手摇爆米花机’,外边热里边更热,现在罐内温度能接近40℃,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残油刺鼻的味道,工作环境很‘酸爽’。”

  据了解,每次清洗罐车前,洗罐工需要根据罐内油垢、污渍的多少,使用专用鼓风机以每小时不低于1500立方米吹风量,向罐内进行30至50分钟的通风以排除可燃气体,随后进行可燃气体含量检测,确保安全后,洗罐工才可进入罐内进行清洗作业。

西北地区生产航空煤油、柴油等油品较多,嘉峪关车辆段玉门南洗罐所的洗罐工每年要清洗近500辆油罐。 陶飞 摄西北地区生产航空煤油、柴油等油品较多,嘉峪关车辆段玉门南洗罐所的洗罐工每年要清洗近500辆油罐。 陶飞 摄

  56岁的徐世森已经干洗罐工有21个年头儿了。气体检测安全后,他全副武装进入罐车,用铜镐、长柄刷子等工具将无法冲洗掉的油泥逐块铲除,再将罐内残留的油泥和其他杂物送出罐外。

  十几分钟后,他爬出罐车,已经大汗淋漓,站在车边不停喘着粗气:“罐内就像一个大烤箱,每次进去都感觉是蒸了一次免费‘桑拿’,一辆车清洗下来工作服都能拧出水来,而且罐内的气味大,常常被呛得咳嗽不止,熏得脑袋发胀。”徐世森边擦汗边说道。

由于清洗作业是在高温、密闭的空间中进行,含氧量较少,洗罐工每15分钟就要出罐透气。 陶飞 摄由于清洗作业是在高温、密闭的空间中进行,含氧量较少,洗罐工每15分钟就要出罐透气。 陶飞 摄

  由于清洗作业是在高温、密闭的空间中进行,含氧量较少,洗罐工每15分钟就要出罐透气,而且每人每天下罐不能超过4次。据工长吕文昌介绍,正常情况下,清洗一辆油罐车大约需要一到两个半小时,如果车里装运过大量的煤焦油,就需要人工反复3次以上,才能将残留的油品残渣、木屑锈皮清理干净。

  清洗结束后,洗罐工要再次对罐内气体进行检测,测爆仪指针读数不超过15%才算合格,否则就要再次向罐内进行吹风后重新测试。吕文昌说:“有些油对罐体要求非常高,在验收时,我们会用‘白绸布’擦拭检测,如果布上留有黄迹、黄锈,就需要再次清洗,必须达到验收标准。”

  由于西北地区生产航空煤油、柴油和石脑油等油品较多,嘉峪关车辆段玉门南洗罐所的洗罐工每年要清洗近500辆油罐。“看着干干净净的油罐车装满货物,被安全运送到全国各地,虽然热点、累点,感觉很有成就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