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8日,航拍的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 。(资料图) 李亚龙 摄2020年8月18日,航拍的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 。(资料图) 李亚龙 摄

  甘肃部分易地搬迁安置房发证率低 官方要求43天完成发证

  中新网甘肃临夏5月19日电 (艾庆龙)19日,甘肃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程晓波透露,该省绝大多数县区已办理完成易地扶贫搬迁安置住房手续,但个别县区发证率还不到50%。

  当日,甘肃省易地搬迁后续扶持工作现场会在临夏州召开。程晓波说,相关县区要在1个半月时间内,务必按期将产权证书发到搬迁户手中,让搬迁户吃上“定心丸”。

  2020年11月,中国官方印发《关于尽快完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住房手续切实做好安置住房不动产登记的意见》,明确要求安置住房不动产登记工作要于2021年6月底前完成,登记时不得向搬迁村民收取不动产测绘、登记等费用,不得增加村民负担。

  甘肃地处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交汇地带。此前,深度贫困地区分布在六盘山、秦巴山特困片区等,涉及35个贫困县,其中包括纳入国家“三区三州”扶持范围的“两州一县”和省定18个深度贫困县。

  到2020年,甘肃贫困县才全部摘帽退出。11.4万户49.9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完成易地搬迁,安置区基础和公共服务配套设施基本完成。

2019年7月拍摄的古浪县黄花滩移民点改良的土地。(资料图) 崔琳 摄2019年7月拍摄的古浪县黄花滩移民点改良的土地。(资料图) 崔琳 摄

  “村民搬迁入住后,融入新社区、适应新环境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程晓波认为,如果不能完成顺利过渡,搬迁村民就会逐步边缘化,获得感和归属感都会降低。

  甘肃按照搬迁户到安置点生活,提供所在地居民一体化、均等化服务,尝试解决大型安置区由于人口激增,凸显出的基础和公共服务设备不足等问题。

  甘肃明确规定,要保障搬迁村民上学、低保、养老保险等服务有效衔接,不能因为搬迁出现子女辍学、社保断供等问题,不能因为户籍迁移影响村民享有基本公共服务权益,确保搬迁户享受优质、均等的服务。

  2019年和202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连续两年对甘肃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成效予以通报表扬。

  “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完成搬迁建设任务只是第一步。”程晓波说,有的安置点产业培育刚起步,基础还比较薄弱;部分搬迁村民年龄结构偏大、文化程度不高,导致就业不充分、职业层次偏低,收入水平还不稳定……这些因素都将不同程度影响易地扶贫搬迁最终成效。

  甘肃实施现代丝路寒旱农业优势特色产业三年倍增行动,围绕大中型安置区开展抓点示范行动,建设一批规模化、绿色化、标准化种植养殖基地。比如,古浪县构建富民产业,依托黄花滩搬迁安置区万亩戈壁农业示范基地,发展日光温室精细果蔬,实现了村有致富产业、户有增收项目。

  此外,甘肃还根据安置区规模,对符合条件的及时成立村民、居民委员会,培育老年人协会、残疾人协会、红白理事会等组织,加大对安置区老、幼、病、残等特殊群体关爱力度,探索推进社区警务与基层社会治理深度融合,加强搬迁村民新市民意识培育,帮助其熟悉城镇化生活,循序渐进从村民变市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