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马家塬西戎墓葬出土的一辆战国马车的复原效果图。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这是马家塬西戎墓葬出土的一辆战国马车的复原效果图。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新华社兰州5月18日电 题:一辆战国马车“复活”分几步?

  新华社记者何问、范培珅、张睿

  车厢呈方形,两边辅以两个巨轮,中间以一轴相连,车轮、车厢拦板上等均分布着形状各异的金、铜、银镂空饰件,有几何图形,也有动物图案。

这是马家塬西戎墓葬出土的一辆战国马车的复原效果图。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这是马家塬西戎墓葬出土的一辆战国马车的复原效果图。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辆正在甘肃省博物馆展出的战国马车出土于马家塬遗址,仿佛让人穿越两千多年的时空廊道,窥见西戎贵族的奢侈生活。

  马家塬遗址位于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是战国时期一支西戎部落的首领及贵族墓地。对此墓地的挖掘起始于2006年,截至目前已连续发掘清理墓葬78座,出土车辆69辆。

这是2007年拍摄的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衡、轭、辀出土情况。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07年拍摄的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衡、轭、辀出土情况。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我们在马家塬西戎墓葬中尝试完整提取的第一辆马车。马车形制保存完整,装饰精美豪华。”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刘兵兵介绍,通过整体清理表面填土、揭露木质本体,然后提取车辆表面饰物,并对车体饰件进行除锈、病害处理、封护、原位回贴等,才展现出现在的模样。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面装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面装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刘兵兵介绍,马家塬遗址出土的车辆以双轮独辀马车为主,由衡、轭、辀、轮、舆等数个构件组成,主体部分皆为木质。高等级车辆由金、银、铜、锡和各类质地的珠子进行装饰,部分车辆表面还有髹漆彩绘。目前出土的这些车辆均是为陪葬特制的礼仪性用车。

这是2008年拍摄的马家塬西戎墓葬一竖穴及洞室。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这是2008年拍摄的马家塬西戎墓葬一竖穴及洞室。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从车辆类型到装饰、题材、纹样,马家塬出土的车没有一辆重复的,这才是真正的‘壕’!”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谢焱说。

  为了给观众呈现更多实物,考古人员还复原了2辆独具特色的战国车乘。其中14号墓出土的1号车以金、银等昂贵材质及汉蓝、汉紫和玛瑙珠等各种珠子为主,是“豪华”的代表;16号墓出土的2号车以髹漆彩绘上贴铜饰件为特色。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舆侧板。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舆侧板。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用谢焱的话说,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复原工作就像侦探破案一样,需要考古工作者抽丝剥茧、按图索骥,根据发掘到的线索,辅以合理的推测,达到还原历史原貌的目的。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毂及其装饰和车軎。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08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毂及其装饰和车軎。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由于车辆木质构件已经腐朽,不少出土马车发生坍塌变形等情况,因此车乘复原最大的难点在于对车辆构件的形制、尺寸、组合关系等数据的发现与采集。”谢焱说,结合文献考证、民俗学调查、生产生活习惯实地调研等,考古人员还利用“对称”等方法进行推测还原,比如根据保存相对完整的车轮还原另一边变形车轮的大小,或根据装饰件推测装饰位置构件的尺寸等,然后在模拟复原中进行不断修改。

这是2009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及车轮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09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及车轮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些‘壕车’可以说是古代制造工艺集大成者。在对出土车辆的解剖发掘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木工、金银铜铁匠、布料、皮革手工制造者等各个方面的工艺水平。”刘兵兵说,因此利用原工艺、原材料复原车辆更是需要群英荟萃。

这是2010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及装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10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轮及装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谢焱介绍,已经完成复制的2辆车汇集了考古发掘、金属装饰物的复制、木料漆器手工、材料检测研究等多个领域专家的智慧和努力,历时近4年。以14号墓的1号车为例,车上的近4万颗料珠都是根据原成分手工制作的,原车使用的木材有榆木、榄仁、柞木等。

这是2011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軎。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11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车軎。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现场发掘、数据采集整合、模拟复原、车件和装饰件复制、装配……一辆战国马车“复活”呈现的不仅是古代社会的生动场景,更是考古专家们数个不眠不休的日夜。

这是2013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铁鋄金银后门饰、后挡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是2013年拍摄的出土于马家塬西戎墓葬的一辆战国马车铁鋄金银后门饰、后挡饰。新华社发(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我们希望大家对历史的理解不只来自史料。”谢焱说。通过考古发掘、文物保护与复原等工作为后人留下更多的历史和实物信息、让考古发掘文物活起来,是文物工作的使命所在。就像现在,西戎文化已不仅仅只停留在文献的只言片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