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甘肃省一个小山村的芮芮(化名),在八个月大时被诊断为先天性耳聋。得知确诊那一天,妈妈张玲红感觉天塌了。女儿未来的路咋走?家庭该如何面对现实?

5月11日,兰州大学第二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百成在门诊室给儿童做听力检查。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5月11日,兰州大学第二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百成在门诊室给儿童做听力检查。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张玲红和丈夫抱着襁褓里的芮芮,奔波在北京、兰州等地的多家医院。医生的诊断都是一样:尽早植入人工耳蜗——一种利用信息编码技术,把声波信号重新编码成一种电脉冲信号,直接刺激神经来重建听觉功能的小巧装置,是目前针对重度及极重度先天性耳聋最有效的干预手段。

  然而,做人工耳蜗手术加上后期康复,费用要13万元。13万元,像一个沉重包袱,压在张玲红的肩上。心理斗争一年后,张玲红还是铁了心给女儿做手术。她和丈夫从老家定西跑到兰州,租下一间小屋,开始打零工,一点点积累存款。

  “3岁前,是听觉语言能力形成的关键期。赶在7岁之前,根据听力损失情况植入人工耳蜗或者佩戴助听器,再接受系统的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可以像健康儿童一样进入普通学校就读。”兰州大学第二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百成说。

5月12日,芮芮(右)和同学在班级图书角读课外读物。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5月12日,芮芮(右)和同学在班级图书角读课外读物。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在2011年,甘肃启动了贫困听障儿童救治项目,坚持每年为110名左右听障儿童免费植入人工耳蜗,并进行康复治疗。

  1岁半那年,芮芮接受了手术。人工耳蜗设备“开机”三个月后,妈妈的笑容和笑声在芮芮的世界里第一次重合。芮芮开始听辨声音、咿呀学语,直到在幼儿园正常就读。

  如今,在人工耳蜗的帮助下,芮芮可以与同龄人正常交流。因为性格开朗、礼貌待人,芮芮成了老师和同学们眼中的“礼仪之星”。

5月12日,妈妈在家看芮芮小时候的照片。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5月12日,妈妈在家看芮芮小时候的照片。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一个小小的耳蜗,就像一把钥匙,重启了芮芮的人生。

  16日是第三十一次全国助残日。根据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甘肃每年出生的新生儿中,先天性听障儿童有800至1000例。记者从甘肃省卫健委获悉,当地通过贫困听障儿童救治项目,已经让芮芮在内的1155名听障儿童回归到有声世界。

  借助该救助项目,甘肃还在全省建设了45家县级听力医学诊断中心和康复中心。同时,根据实际需要,建成了覆盖西北五省区的聋病遗传资源库,通过开展前沿的遗传学科学研究,探索遗传性耳聋预防和治疗的办法。

 5月12日,芮芮在家通过电子设备学习。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5月12日,芮芮在家通过电子设备学习。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芮芮说,她很想回到家乡的小树林,那里春有风声,夏有鸟鸣,声声入耳。“世界真好听!”女孩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