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为韩国留学生朴容硕,如今是甘肃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 丁思 摄图为韩国留学生朴容硕,如今是甘肃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 丁思 摄

  中新网兰州4月25日电 (记者 丁思 李亚龙)一张床,一台笔记本,一把吉他,摆满书架和床边的医学书籍……在不到10平方米的学生宿舍内,这些是韩国留学生朴容硕在中国的“全部家当”。

  11年前,朴容硕来中国求医、学医,到访北京、青海、甘肃,如今是甘肃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他说,“有梦想可以追逐,不孤单也不觉得苦,中医救了我的命,我还想让更多人享受到。”

  2013年以来,作为中国中医药对外合作交流执行省份,甘肃先后在乌克兰、法国、新西兰、匈牙利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或中医中心,推动中医药国际化进程。

  2015年,甘肃中医药大学招收学历制留学生,朴容硕成为该校中西医结合学院首批留学生,和中国大学生一起上课。“学中医太难了,我花费的时间是中国学生的4倍。”正在备考中国医师资格考试的朴容硕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讲述了他不远千里来中国苦学中医的故事。

  “求医治病”让朴容硕与中医“结缘”。24岁的他饱受肝病折磨,西医治疗虽有所缓解,但慢性药物性肝损伤,让他时感疲乏、失眠等,这让他将关注点转移至搜寻韩医、中医相关资讯上。

  一晚,腹部剧烈疼痛。“我满头大汗躺在地上,突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曾在电视上看到的中医穴位的画面。”他立马用笔尖狠狠戳住这个穴位,“腹部不疼了,这时我才领悟到了中医的优势。”

  朴容硕到图书馆查询中医针灸资料,并前往当地韩医馆就诊和学习,观察韩医针灸手法,结合书本上的穴位知识,他开始给自己“扎针”。“针灸”不仅让他逐渐控制住病情,还让当老师的他成为了当地远近闻名免费看诊的“朴大夫”。

  “我要去学中医。”2010年,不会中文的他来到北京,供职于一家国际学校,照顾韩国学生日常学习和生活,一边为未来学习打好经济基础,一边挑选学校和专业。

  为学好中文,朴容硕避开了大多数外籍人士选择的繁华都市,2011年来到了中国青海,“半工半读”开启了“苦行僧”般的学习之旅。经过在培训学校专业学习后,2015年,他如愿成为了甘肃中医药大学外籍留学生。

  “中文拼读没有问题,但汉字太难写了,我就用最笨的方法,背诵、抄写中医专业课本,但考试一结束,我又全部忘记了,需要不断重复和练习。”朴容硕说,5年中医求学之路“苦中有乐”,“中医知识太丰富了,头疼的是文言文书籍、古药方等等,我只好随时带上字典,请教老师和同学。”

  连日来,图书馆成为他备考密集“打卡地”,清秀有力的汉字密密麻麻批注于书本间。倘若没有课,他还会去拜访兰州名中医,向他们“讨教”中医精髓。敦煌医学、传统藏医等都成为了他钟情东方医学的部分。

  目前,该校已招收来自“一带一路”沿线17个国家的119名留学生。2019年,该校附属医院在巴西圣保罗建立了中国-巴西中医药国际合作基地,推动中医药国际合作与交流。

  “中医在海外越来越受欢迎。”朴容硕说,拔罐、诊脉、针灸等传统中医很受民众青睐,“但在国外,中医药多以保健品的形式存在,面临机遇也有诸多挑战。其实中医药的作用远不止这些,它可以治病救人,希望未来我们能够更好地推动中西医融合发展。”

  “在中国当医生”是朴容硕的梦想。他说,人生当中,还有很多难以治愈的病,当医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何况我曾是一位病人,能换位思考对待患者,我还想去更基层的地方,让中医帮助更多人减轻疼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