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位于兰州高新区的甘肃伯骊江3D打印科技有限公司内,56岁的“玩”沙人潘炳庆清理由沙子打印成的佛像模型。 高展 摄4月初,位于兰州高新区的甘肃伯骊江3D打印科技有限公司内,56岁的“玩”沙人潘炳庆清理由沙子打印成的佛像模型。 高展 摄 

  中新网兰州4月2日电 (艾庆龙 高展)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藏在深闺人未识”的文物以电视节目、文创产品等方式走近公众生活,文物收藏也越来越受到追捧。但由于部分文物保持条件苛刻或移动不便等原因,民众无法接触。因此,对珍贵文物的仿制以及展示便应运而生。

  近日,中新网记者来到甘肃伯骊江3D打印科技有限公司,探秘文物“仿制师”。

图为潘炳庆和仿制文物及文创产品的合影。 高展 摄图为潘炳庆和仿制文物及文创产品的合影。 高展 摄

  办公室内,3D建模师王运通操作电脑,对一块石碑3D模型进行细节处理。王运通表示,因3D建模对于文物仿制极为重要,他们首先会前往文物所在地,采集高度、形状、颜色等数据,汇总形成3D模型。

  王运通说,受文物质地影响,机器在扫描过程中,存在细节抓取不够精细等情况,这便需要他们依照实物对3D模型进行人工干预,对文字、颜色深浅等细节进行处理,以此让其更加生动、形象。

  众所周知,材料是3D打印技术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常用材料有尼龙玻纤、耐用性尼龙、石膏、铝材、钛合金、不锈钢、镀银、镀金、橡胶类等。而在这家公司内,文物仿制的原材料竟是沙子。

  “沙子表面粘合度不够,黏结性能差,通过不断实验,形成可打印的原沙。”作为该公司研发工程师的潘炳庆介绍说,他们会对十余种戈壁沙土进行筛选、过滤,配以一定比例的固化剂,等待半天时间,会形成颜色深浅不一的原沙,此后他们会根据文物质地和3D模型,为其提供适宜沙土原料。

  工厂内,工作人员操作机器输入3D数据,选择对应沙土,机器便开始运行。机械手臂来回挪动,扫描平台不时亮起红点……约2小时后,仿制佛像从沙土中呈现。

  “谈及文物仿制,大多数人都会想到造假,其实不然。”甘肃伯骊江3D打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孙可元说,“仿制师”经过文博部门授权后,对文物建立一个真实、准确、完整的三维数据档案,仿制品还可代替真品进行实物展出,使人们能够欣赏到“文物”的同时,保护原文物不受损害。

  “仿制是展现文物的一种手段,但不意味着万物皆可仿。”孙可元坦言,目前,受制于现实条件,对书籍、字画、陶瓷等文物类型无法仿制。

  据悉,文物“仿制师”通常与博物馆合作,仿制产品不流通市场,直达博物馆,供游客参观。铜奔马车、彩绘漆木鸠、蟾形青铜砚滴、明相轮铜塔、北凉造像石塔等文物的仿制品从这里“诞生”,开启巡游,让更多人目睹文物魅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