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兰州3月2日电 题:中国油橄榄何以“西游”?人大代表:探航天育种挖“油瓶子”自给潜能

  作者 闫姣 艾庆龙

  “中国年产橄榄油五六千吨,而年进口量在五万吨左右。橄榄油需求量大,国内油橄榄产业前景非常广阔。但受自然环境限制,该树种只在部分地区种植。”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姜成英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要持续扩大油橄榄的适生区,增加橄榄油的产量,种质选育创制‘尤为关键’。”

  油橄榄于数十载前从阿尔巴尼亚规模引入,最初在中国15个省份试种,后来仅剩下甘肃、云南、四川3个生产区。而近几年,中国油橄榄逐渐“西游”拓展适生区版图。

  姜成英出生于中国油橄榄最佳适生区之一的甘肃陇南市武都区,“痴迷”这一树种20年的她对其历史、习性、进出口等情况早已熟稔于心。她介绍说,随着科研人员所选育种质对湿度、低光照的抗性增强,油橄榄得以扩种至重庆、陕西、贵州等省份。

  姜成英说,从国外引种至今,记录在册的油橄榄品种有170多种。科研人员对部分能达到预期表现的直接使用,对有所需基因的品种进行筛选、挖掘后,通过航天育种、分子辅助育种等手段进行有目的的育种。

  在姜成英看来,中国西北部亚热带地区荒山资源充足,土地有保障,也比较适合油橄榄树生长。同时,西部山区多贫困人口,发展该产业能惠及更多农民。但“西部冬季气温低,低温冻害”仍是扩种的制约因素,因此她和团队开展了大规模的品种选育。“只要选育出抗性强、丰产性好的‘状元种质’,油橄榄便能在西部更多地区‘落地开花’。”她说。

  “扩大油橄榄种植面积的意义在于,从全国层面看,当达到一定技术、产能,橄榄油就有可能替代进口油,有效增加国内食用油的供给。”姜成英认为,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食用油进口国,目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食用油原料进口存在不确定因素,所以要从粮油安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高度,来认识、规划油橄榄产业。

  “中国的油橄榄产业发展尚存在产能低,加工企业并未将其资源‘吃干榨尽’;品牌多,未形成合力;市场鱼龙混杂,未标准化,以致难成为大众消费品等短板。”履职全国人大代表后,姜成英连续四年提出油橄榄产业在中国发展短板及建议。

  “油橄榄从和我国气候类型不一样的地中海引来,‘落户’有一个适应过程。还需在高效、省力化栽培上下功夫,更需挖掘优良种质。”姜成英建议,把油橄榄产业上升到关系国家粮油安全的战略高度,并出台“一揽子”扶持油橄榄产业发展的配套政策,同时提高产业集中度,引导企业向综合性、集团化方向发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