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历经15年编纂,由法国国家图书馆与中国西北民族大学、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编纂的《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文献》,日前首次全部整理出版,才让先后任副主编、主编。 杨艳敏 摄历经15年编纂,由法国国家图书馆与中国西北民族大学、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编纂的《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文献》,日前首次全部整理出版,才让先后任副主编、主编。 杨艳敏 摄

  中新网兰州2月11日电 (记者 丁思 杨艳敏)“由于种种原因,敦煌藏经洞出土的藏文文献大都流散海外,分藏在法国、英国等国,我们通过影印出版的形式让流散的文献‘回家’。”西北民族大学海外民族文献研究所所长才让教授近日接受中新社、中新网记者采访,谈及其15年出版敦煌藏文文献的故事。

  历经15年编纂,由法国国家图书馆与中国西北民族大学、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编纂的《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文献》,日前首次全部整理出版,才让先后任副主编、主编。

  结缘:在敦煌文献里“摸着石头过河”

  此时正值寒假,受疫情影响,才让研究团队的大部分学生都已回家,他依旧每日抽出一段时间来学校办公室,整理、查阅文献,为即将出版的《英藏敦煌西域藏文文献》做准备。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了6万余件文献。其中古藏文文献达上万件,数量仅次于汉文文献。这些古藏文文献涉及历史著作、法律文书等诸多内容,其中佛经约占九成。

该套文献收录有3174个文献编号、2.8万余幅高清图版,囊括法藏全部敦煌藏文文献。 杨艳敏 摄该套文献收录有3174个文献编号、2.8万余幅高清图版,囊括法藏全部敦煌藏文文献。 杨艳敏 摄

  大量出土的敦煌文献流失海外,中国的敦煌学研究一度曾处于落后状态。随着国际交流频繁与合作增多,中国学者奋起直追,目前已成为敦煌汉文文献研究的主力,但敦煌藏文、回鹘文、粟特文、于阗文、梵文等胡语文献的研究而言,海外学界仍有一定的优势。

  “藏文文献量大且丰富,涉足该领域的外国学者较多且成果丰富;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仅中央民族大学部分学者从事相关研究。”才让说,资料不易到手是主要原因,其次是当时学术界对敦煌藏文文献的价值认识不足,国内少量的研究者以探索社会经济文书、历史著作为主,而对大宗的佛教文献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致使众佛教文献尚未被学界触及。

  西北民族大学有着深厚的藏学研究基础和人才团队,2005年,该校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签定了合作编纂出版《法藏敦煌藏文文献》和《英藏敦煌藏文文献》的协议,由该校负责文献的编纂。为此,2006年,学校成立了海外民族文献研究所,专门从事对流失海外的民族文献的整理研究。

  “刚开始加入到这个团队,有些担心,没有任何经验,我们等于是摸着石头过河。随着不断接触,我们对敦煌藏文文献产生了浓厚兴趣,不仅在文献定名编目方面质量逐渐提高,而且我们也找到了各自研究的切入点和个人喜好的研究领域。”他说,“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求知欲越来越强烈。”

  目标:将法藏、英藏敦煌文献全部出版

  敦煌古藏文文献是目前存世的最为古老的藏文文献,其内容包括佛教经典、历史著作、契约文书、政事文书、法律条文、文学著作、书函、占卜文书等,是吐蕃历史文化、藏文佛典形成史、西域史、社会史、汉藏文化交流、中古“丝绸之路”等研究必备文献,堪称第一手资料,学术价值重大。

  2005年,才让及其团队开始着手法藏、英藏敦煌文献的整理与编目。

  由于年代久远、抄写不规范,部分文献辨认难度很大;加之仍有许多文献没有被定名或者定名定性不够准确,为该文献编目工作增添了难度。在参考法国、中国学者编目的基础上,对未认定的无题名的佛教文献,经与相关传世文献比对,重新确定名称。团队在文献定名方面有重大突破,这为进一步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对于残缺而无名称的佛教文献,我们根据文献提供的信息,查阅藏文《大藏经》,以确认是否有收录。早年间没有能够智能检索的藏文《大藏经》数据库,我们就通过人工一一查对,特别费时,有时一无所获。对部分无法查阅的文献,我们还去请教过寺院的学者。”才让说,编目工作琐碎耗时,团队成员们为了查找一处文献看得头昏眼花。查阅比对大量的相关研究资料,这也让他对敦煌文献中的藏文文献史料“如数家珍”。

  2006年,《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第一册在兰州发布,藏学泰斗、中央民族大学王尧教授认为这项成果“怎么评价都不为高”。法国敦煌学家今枝由郎评价说“这对藏学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清华大学学者沈卫荣言“其出版惠及学界,功在千秋”。

  “将全部法藏、英藏敦煌文献研究、整理、出版,是中国几代学人梦寐以求的文化工程。”才让说,法藏、英藏敦煌藏文文献的整理出版,填补了一百年来敦煌文献整理出版中的重大空白,在敦煌文献出版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极大地提高了我国在藏学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国际声望。

  未来:建立敦煌藏文文献数据库

  2021年初,历经15年编纂的《法藏敦煌古藏文文献》首次全部整理出版,共计35册。收录有3174个文献编号、2.8万余幅高清图版,囊括法藏全部敦煌藏文文献。比起以往海内外出版的敦煌藏文文献选辑,此次出版,呈现了法藏敦煌藏文文献之全貌,也让3000多件敦煌藏文文献重光于世。所有编目以汉藏两种文字呈现,方便查阅和研究。

  “在21世纪以前,中国学者要查阅文献,要么远渡重洋,要么就到收藏有微缩胶卷的部门借阅,很不方便。尤其是对于在偏远地区的学者来说,查阅第一手资料更是难上加难。”才让说。

  这套文献的出版,给学术界带来许多新的资料,有助于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整体研究,也根本改变了中国专家依赖外国图书馆、追随外国研究者的被动局面,将对繁荣我国的敦煌学、历史学、民族语言学的研究发挥积极作用。

比起以往海内外出版的敦煌藏文文献选辑,此套文献的出版,呈现了法藏敦煌藏文文献之全貌,也让3000多件敦煌藏文文献重光于世。 杨艳敏 摄比起以往海内外出版的敦煌藏文文献选辑,此套文献的出版,呈现了法藏敦煌藏文文献之全貌,也让3000多件敦煌藏文文献重光于世。 杨艳敏 摄

  《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的出版对该校学科建设、学术研究产生了积极促进作用,培养了研究队伍,取得了一批标志性成果。先后承担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敦煌吐蕃禅宗文献整理研究”“敦煌出土藏译汉文佛教文献的语言文字研究”“敦煌古藏文密教文献的翻译与研究”等数十项,该校已成为敦煌藏文研究的学术重镇。

  才让透露,2021年将完成全部《英藏敦煌西域藏文文献的出版》。在整理、保护古代文献的同时,要更加深入探讨其中所蕴含的文化价值、人文精神,以新的视角加以阐发、提炼和总结;进一步深入挖掘和整理敦煌藏文文献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资料,出版研究丛书,扩大学术影响力和社会效益。在影印出版的同时,“还要建立更加完备的敦煌藏文文献数据库,实现智能检索,更加方便学界使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