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兰州1月24日电(记者陈斌 程楠 杜哲宇)清晨,甘肃省白银市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室外气温还在零下10摄氏度以下,从小在东北长大的王一涵正在打蜡房给滑雪板打蜡,2020—2021全国越野滑雪锦标赛正在这里展开角逐。

1月22日晚,打蜡师王一涵(右)和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外籍教练尼基塔一起在打蜡房工作。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1月22日晚,打蜡师王一涵(右)和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外籍教练尼基塔一起在打蜡房工作。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1岁的王一涵、23岁的王啸,还有他们的师父、挪威打蜡师泰利尔,组成了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的打蜡团队。

  “打蜡的好坏,直接关系到运动员的比赛成绩。”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张蓓说。

  滑雪蜡对于滑雪,就像轮胎对于F1赛车,好的打蜡可以保证雪板的光滑和速度,节省运动员体能,提高运动成绩,是每个运动员的必修课。

1月23日,打蜡师王一涵(左)和泰利尔在检查运动员的雪板。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1月23日,打蜡师王一涵(左)和泰利尔在检查运动员的雪板。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打蜡是门儿技术活,光选蜡就很费工夫。”王一涵说,要考虑到比赛当天的雪温、气温、空气湿度等等。选好蜡后,还要经过清板、晾板、熨板、刷板等多道程序,才能进行打蜡。

1月22日晚,打蜡师王啸在打蜡房里工作。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1月22日晚,打蜡师王啸在打蜡房里工作。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据张蓓介绍,在挪威、芬兰等越野滑雪强国,打蜡师的团队都非常专业,基本上两名运动员就配有一名专职打蜡师,但越野滑雪在中国起步比较晚,打蜡师十分缺乏。

  记者了解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不仅没有专业的打蜡师,而且不生产滑雪专用的蜡,从国外进口的品种也有限。在国际比赛中,国外队伍经常根据不同的气温、雪质配备十几种蜡,这种差距也使得中国越野滑雪选手迟迟无法取得成绩突破。

  “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让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关注冰雪运动,加入冰雪运动。”张蓓说,“我们专门从国外聘请了打蜡师,目的就在于加速培养国内优秀打蜡师,整体提升雪上项目的实力。”

1月23日,打蜡师王一涵在比赛场地试滑刚刚打完蜡的雪板。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1月23日,打蜡师王一涵在比赛场地试滑刚刚打完蜡的雪板。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根据《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到2022年,国内的冰场数量将由2015年的200座增加至650座,滑雪场数量将从2015年的500个增加至800个。

  2020年度“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状况调查”显示,从2019年至2020年,中国约有1.5亿人参加过冰雪运动。

1月22日晚,打蜡师王啸在打蜡房给雪板打蜡。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1月22日晚,打蜡师王啸在打蜡房给雪板打蜡。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啸成为打蜡师之前,是一名网球运动员,后来跨界跨项进入了雪上项目。2020年初,他从雪上项目运动员转做幕后工作,专心学习打蜡。

  “不管是台前还是幕后,能为国家队做贡献,都很高兴。”王啸说。

  “我们队里的打蜡师都很辛苦,尤其到了比赛期间,他们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从早忙到晚,好成绩离不开他们。”刚刚获得女子3公里爬坡(传统技术个人出发)和女子10公里(传统技术集体出发)双料冠军的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队员李馨说。

1月23日,打蜡师王啸(右)和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队员李馨交流比赛中的雪板情况。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1月23日,打蜡师王啸(右)和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队员李馨交流比赛中的雪板情况。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夜深了,结束一天比赛的运动员已经入睡。滑雪场旁边的打蜡房里,灯还亮着,王一涵和王啸还在忙碌,明天还有比赛,他们还有任务,并心怀期待。

  “希望明天的比赛,每一个运动员都能好好发挥。”王一涵说,“也希望2022年能和越野滑雪国家队一起,在家门口赛出好成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