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甘肃武威市民勤县很缺水,当地探索现代化节水型农业,使水资源循环利用。 (资料图) 甘肃武威市民勤县很缺水,当地探索现代化节水型农业,使水资源循环利用。 (资料图) 

  “相较日常生活中的微信支付、高铁出行,中国水利现代化远远落后于金融、运输等其他行业,处于‘洼地’。”10日,大禹节水集团首席科学家、大禹研究院院长高占义在第二届中国节水论坛上接受中新网采访作上述表示。

  高占义说,水作为生产之要,在可持续发展、扶贫方面都起着重要作用,提高水的利用效率最终能够让每个用水户获得实惠,在2050年中国要基本实现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科技创新推动节水事业高质量发展更是势在必行。

10月10日至11日,第二届中国节水论坛在兰州召开,其以“节水与社会”为主题,百余名全国水利和农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节水与社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深度节水与极限节水等话题展开交流对话。10月10日至11日,第二届中国节水论坛在兰州召开,其以“节水与社会”为主题,百余名全国水利和农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节水与社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深度节水与极限节水等话题展开交流对话。

  为期两天的第二届中国节水论坛以“节水与社会”为主题,由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甘肃省人民政府、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和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办。

  高占义讲述,中国水利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到1979年,中国修建了大量水利工程用于解决吃饭问题,当时认为水是自然界取之不尽的资源;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无论是农村农业还是城镇工业都发展迅速,如此一来,水不够用了出现了节水概念,引进了以色列滴灌技术,改变了以往大水漫灌的旧习;时下进入的第三个阶段,则更多从生产、生活、生态系统等理念入手考虑如何用水,提高水的效益。

  甘肃农耕文化底蕴深厚,“相对缺水”的高寒干旱气候条件,以及丰富的土地资源,成为了河西走廊发展现代丝路寒旱农业的殷实“家底”,也让甘肃成为国内节水技术探索的“试验田”。

  高占义指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量测水、现代化管理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蓄水和供水匹配不够精准,传统管理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发展,比如:每1万亩地就有5个管理员,比起智能化管理提高了用水成本,所收水费不够抵运行管理费,做不到可持续发展。

  作为国内第一家专业从事节水灌溉的创业板上市公司,大禹节水经过多年的实践,开发的“灌溉大脑”等创新智慧系统通过一系列的“识、测、调、控”,建设起立体感知、智慧决策、自动控制、多维显示的智慧用水系统,已形成能够承载各方资源、资本、技术,有效连接政府、市场、农户等多元主体,同时满足各方需求,又能有效分配好各方风险、收益与权责的多种模式。

  董事长王浩宇透露,下一步,大禹节水将持续推进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与各级政府部门和科研机构更广泛开展模式创新方面的探索,发挥科技创新的强大力量,更好地推动节水事业的高质量发展。

  论坛期间,百余名全国水利和农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节水与社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深度节水与极限节水等话题展开交流对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