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新华社

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王昕给学生上音乐课。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王昕给学生上音乐课。

  晨光熹微,28岁的王昕收拾好乐器,乘坐校车从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出发。12公里外的大山里,孩子们正期待着一堂音乐课。

  王昕是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的一位“90后”音乐教师。她执教的陇城镇是当地最偏远的乡镇,而赵山教学点又是陇城镇最偏远的教学点。过去,山里老师缺,音体美课程开不齐,家长选择把孩子转到教育资源更好的学校“走读”或“陪读”。后来,这个教学点只剩下1位教师和3个学生。

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中)给学生上体育课。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中)给学生上体育课。
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左三)给学生上体育课(无人机照片)。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左三)给学生上体育课(无人机照片)。

  2015年,秦安县率先在陇城镇打破校际界限,统筹安排使用教师资源。每周二、周四,全镇9位音体美教师分头到12所小学、教学点“走教”。通过“走教”,减少学生“走读”。

  “起立,老师好!”当王昕走进教室时,孩子们一下子欢腾起来。她转身在黑板上画好乐谱。“今天我们学习一首儿歌《小红帽》。”王昕一边奏乐,一边领唱,一会儿孩子们便掌握了要领。

  就在王昕上音乐课时,同行的体育老师正带着幼儿园的孩子们在操场上做游戏。

这是9月3日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陇城镇拍摄的盘旋行驶在山路上的陇城教育园区教师校车(无人机照片)。这是9月3日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陇城镇拍摄的盘旋行驶在山路上的陇城教育园区教师校车(无人机照片)。
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右二)、王昕(右一)准备乘坐教师校车返回园区公寓。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赵山教学点,“走教”老师付耀峰(右二)、王昕(右一)准备乘坐教师校车返回园区公寓。

  山村有了孩子们的读书声和欢笑声,就有了希望。这几年,通过统筹安排资源和教师“走教”,赵山教学点的吸引力明显增强,小学生已增加到12位,学校还增设了幼儿园。现在,赵山教学点一共有24个孩子。

  从赵山教学点出来,王昕一行又搭乘校车去了两个教学点。晚上6点多,王昕回到陇城教育园区。这里是全镇教师的“港湾”,每一位在山乡工作的老师都会拥有一套两居室住房或一间单身公寓。

这是9月3日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陇城镇拍摄的陇城教育园区办公楼及教师公寓(无人机照片)。这是9月3日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陇城镇拍摄的陇城教育园区办公楼及教师公寓(无人机照片)。
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走教”老师王昕在单身公寓内看书。9月3日,在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走教”老师王昕在单身公寓内看书。

  王昕粗略算了一笔账,每周她要为3个教学点的30多个孩子上6节音乐课。每周“走教”的路程加起来有48公里。一学期下来,她至少得“走教”800多公里。

  然而,王昕却觉得十分开心。“山里的孩子们对音乐特别感兴趣,也很有天赋。孩子们从小接受音乐教育,不仅能从中感受到快乐,也会感受到艺术是有灵魂的。”她说。

  目前,秦安县已在全县范围推广“走教”。秦安县县长程江芬说,学生“走读”变为教师“走教”后,农村孩子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成本降低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