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兰州10月24日电 题:在峰顶,眼泪是最好的答案——一位登珠峰者的感悟

  新华社记者王朋、侯韶婧

  得过高山肺水肿,却7次登上博格达峰,在海拔6000多米的冰缝里战胜了孤独和死亡,成功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近日,在甘肃省兰州市的一场登山爱好者交流会上,王铁男极其平静地向大家讲述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

  62岁的王铁男是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主席。他皮肤黝黑、鬓角花白、身材瘦高,在今年5月登上珠峰后,他结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登山生涯。

  “随着年龄增长,体力不能满足登山要求了,只好‘退休’了。”王铁男平静地说,登山就是不断尝试能达到的高度和能付出的狂热,他热爱这种不断攀登的生活方式。“只有登上峰顶的时候,才能真正体会什么是一座真正的雪山。”

  王铁男登山,始于多年前的一个念头。“我自小生活在天山脚下,有一天抬头看着博格达峰,我心想,为什么不去这座山顶上看看呢?”于是他开始探索和尝试攀登这座美丽的山峰。

  计划刚开始,王铁男便遭遇一次重大打击。1997年,在一次登山探索中,他不幸得了高山肺水肿,医生宣告他的登山生涯结束。“因为得过这种病的人再回到同样海拔极有可能发病,危及生命安全。”王铁男说,但是当时国内还没有人登上博格达峰,面对首次登顶和生命的选择,他选了前者。

  经过一段时间的体能恢复和登山技能学习,他和队友终于在1998年8月成功登顶,成为国内首登博格达峰的登山者。

  “很多人问我登上峰顶是什么感觉?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眼泪是最好的答案。”王铁男回忆说,站在峰顶,看到眼前的壮阔美景,他激动地哭了,感到自己一生都无法离开登山了。

  一年后,他登上了海拔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在夜晚下撤途中,王铁男在海拔6000多米处跌入冰缝,寒冷、饥饿和缺氧让他意识恍惚,但强烈的求生欲一次次阻止他昏睡。最终他挺了过来,天亮后,拖着冻伤的脚爬出冰缝回到营地。

  这次生死经历让他深切感受到了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王铁男说,与生命相比,登顶的荣誉和光环都会黯然失色,但在登顶的欲望和享受攀登的过程中他会选择后者。

  从那以后,他多次登顶博格达峰、慕士塔格峰,10余次进入昆仑山和藏北地区探险,并在今年5月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珠峰是所有登山者的梦。”王铁男说,在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他再一次面对登顶和生命的选择,这次他选择了后者。

  今年4月,王铁男跟随登山队攀登珠峰,在攀登至约8500米时,由于队友的身体出现状况,他主动放弃登顶,携队友下山。“要是20年前,我肯定不会放弃这次登顶机会。”王铁男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经历过队友遇难、生死徘徊,是登山让他不断战胜自我,也是登山教会他尊重生命、享受生活。“没能登顶,我觉得遗憾,但不后悔。”

  幸运的是,王铁男今年5月再次获得登珠峰的机会,并最终圆梦。“登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王铁男说,“大多数人登山都是源于对生活的一种幻想和尝试,只有经过历练,生活才会变得豁达、宽广、平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