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永在接受记者采访张继永在接受记者采访

  0.8毫米,两个鸡蛋壳的厚度。试想一下,把一个188公斤的钛合金毛坯,加工成为一个壁厚0.8-0.85毫米,壁厚均匀性保持在0.05毫米,最终重量只有5公斤的卫星燃料贮箱是一种怎样的极限挑战?

  制造我国最大的卫星燃料贮箱,兰州空间技术物理研究所的张继永,就是这个任务的挑战者。

  燃料贮箱是卫星的“油箱”,它是整个卫星的生命线,在卫星长达10多年的服役期内,它全程暴露在太空环境中,因此性能要求苛刻,精度标准极高,制造工序极为复杂。

  张继永说,自己的工作就是把设计蓝图变成精美的产品。作为一个一线的工人,他在乎的是“解决问题的过程,至于自己能得到什么结果可以说从来没有想过”。

  面对这个让很多人退缩的技术难题,张继永想起了求学期间自己的班主任说的一句话“你先别怕,只要是车床上能干的活,花时间,花精力,想办法,总能干出来。”技校期间老师的言传身教,对张继永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车工就是一把刀,刀磨的好干活肯定差不了”,老师傅传下来的这句话张继永一直记在心里。在他看来,在具体的工作中,刀的模样千变万化,完全要依照车工对材料和设计要求的精准来把控,好的车工要“因材施刀”,要根据不同的材质、参数、工件形状磨出好的刀具。

  在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改进,依靠这把尖角处带点圆弧,其它边棱角分明的三角形刀具,张继永成功制造了我国最大的卫星燃料贮箱,啃下了最难啃的硬骨头,创造了航天制造的奇迹。

  张继永1997年从技校毕业之后,就开始涉足如此艰巨的任务。在师傅的带领下,磨刀、开车、停车、测量,一次又一次站在车床前,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些工序。从学徒到掌握多项绝活的航天工匠,这一坚守就是20年。

  走进加工车间,在许多人看来,几十年如一日重复着同一个工作单调而又枯燥。谈到这里,张继永回忆起了自己曾经去银川迷路误入沙漠的经历,他说,当时自己下车除了风声就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就像自己某次加班,刚好把一件工作做得即将成功,自己坐着听车床的声音,风声就是刀具切削的轻快声,心跳声是齿轮间的撞击声。

  “只有真正干这个工作,你才能了解这个声音,虽然我们的舞台只有一个车床这么大,但是,面对不同的设计图纸在具体的工作中我们会面对不同的问题,能让这些铁疙瘩变成完美的产品,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享受,挚爱的航天事业让我的人生更加充实!”张继永说。

  张继永还把工作经验无私传授给学徒,带出了一个工匠团队。2016年,在他的带领下,将以往冲压件进行化学浸泡的加工方式转变为加工精度更高、合格率更高的车加加工方式,合格率从60%提升到了98%以上,填补了国内压力容器金属隔膜车削加工的空白。

  二十年如一日传承与钻研,凭借着热爱与担当,张继永把车床当成实现梦想的平台,成长为贮箱制造领域不可或缺的人才,为国家重大工程任务的实施做出了突出贡献。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