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双积分等政策的推出,新能源汽车成为汽车工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并推动汽车企业加快结构调整与产业升级。在此背景下,整车企业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提速。

  业内人士表示,政策层面在研究制定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未来能否顺利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成为汽车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并对行业竞争格局产生重大影响,汽车市场将面临重新洗牌。

  推进新能源车战略

  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国际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展上,长安汽车发布新能源发展战略。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表示,将在2025年全面停止销售传统燃油车,实现全谱系产品的电气化。这是自国家层面启动禁售燃油车相关政策研究后,首家亮出停售燃油车时间表的车企。

  长安汽车表示,到2020年,长安汽车将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的打造;2025年前,计划累计推出全新纯电动车产品21款,插电式混合动力产品12款,并率先在新能源车上实现L3至L4级自动驾驶功能。为实现这一目标,长安汽车计划,到2025年在新能源车汽车产业链上累计投入超过1000亿元。

  朱华荣表示,按照长安的理解,传统意义的燃油车是指不带有能量回收功能、发动机燃烧效率低于40%的车型。提出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是为了大力推进节能与新能源技术应用比例。

  在9月9日举办的天津泰达汽车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很多国家制订了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工信部也启动了相关研究,将会同相关部门制订中国的时间表。

  此番长安汽车提出停售传统燃油车,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长安汽车在传统燃油车领域面临的竞争异常激烈。产销快报显示,今年1-9月,长安新能源汽车销售3.5万辆,同比增长150%,今年销量预计将突破5万辆。对比其整体销量数据,长安汽车9月销量共计26.2万辆,环比增长28%,同比下降11.23%。今年1-9月,长安汽车累计销售汽车205.8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3%。作为首个产销达“双百万”辆的自主品牌,长安自主品牌传统车型与新能源车型销量数据出现了“此消彼长”的情况。

  事实上,在长安汽车之前,多家车企已明确了各自新能源市场战略。上汽集团提出,到2020年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投资超过200亿元,投放30款以上全新新能源汽车产品,力争达到60万销量目标;北汽集团提出,到2020年北汽新能源汽车年销量达到20万辆,市场占有率超过15%;广汽集团宣布,到2020年自主与合资新能源汽车产能规模突破20万辆;江淮汽车“iEV”战略10年后新能源汽车占比将达到30%以上;吉利汽车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占比将达到90%。

  从新能源车积分政策角度看,以行业4%-5%左右的增速测算,中国2020年汽车产销量有望超过3300万辆的规模。其中,商用车约380万-400万辆,乘用车销量约3000万辆,对应新能源积分目标为360万分。根据不同车型的积分标准,相应新能源乘用车产量约80万-180万辆。每100万辆乘用车中,对应新能源汽车产量在2.7万-6万辆的水平。

  业内专家认为,从全球角度看,国内车企与海外车企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差距相对较小,因此车企纷纷制订了相对激进的中长期战略目标。总体看,到2020年,车企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总销量的比例将介于10%-20%。

  布局产业链上游

  随着燃油车禁售政策研究提上日程和双积分政策的推出,发展新能源汽车已成为汽车工业未来发展的明确方向。同时,政策也在撬动汽车企业的结构调整与产业升级。在此背景下,整车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全面提速。

  业内人士分析称,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空间大,但整车厂面临的压力巨大,需集中力量拓展核心资源。如锂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重要动力来源,市场需求迅速增加,整车厂商应加快相关布局。

  今年5月,上汽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汽车集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宁德时代合资成立两家企业,规划到2020年建设动力电池总产能36GWH(360亿瓦时)。如果这一目标最终实现,将超越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此前规划的35GWH年产能。此外,东风汽车近日也入股宁德时代,拟新增投入200多亿元在相关领域发展。

  除了选择与电池企业合作,车企还把目光瞄向上游原材料领域。长城汽车9月底发布公告称,间接子公司亿新发展有限公司拟以1.46亿元认购澳大利亚Pilbara Minerals锂矿的5600万股新增股份。长城汽车称,本次交易将为公司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提供资源保证。西部证券分析师王艳茹表示,预计Pilgangoora项目对长城汽车的锂辉石精矿供应量,可以满足每年生产约28万台新能源车的碳酸锂需求。

  今年3月,比亚迪出资2.45亿元携手盐湖股份成立合资公司,在青海开发盐湖锂资源。比亚迪董秘李黔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三元电池以及磷酸铁锂电池都需要碳酸锂作为原材料,成立合资公司就是为了解决原材料紧缺的问题。未来几年,盐湖提锂在整个碳酸锂市场中占比将越来越高。”李黔透露,比亚迪将与中冶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在非洲开发钴。“为了降低成本,比亚迪要尽快往上游走。”

  同时,车企在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研发方面加速布局。近日,长安汽车与阿里巴巴就未来智能车联网平台、车联网服务达成战略合作。北汽集团与百度也在自动驾驶、信息化产品、云服务等方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关键技术和核心资源,意味着企业的竞争力。及时加大产业链拓展以及相关技术储备,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控制成本的企业,将占据竞争的有利位置。

  竞争格局生变

  政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明显。工信部联合五部委公布的《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指出,新能源双积分政策将从2019年开始考核。就整车企业而言,未来三年新能源汽车市场能否顺利打开,成为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

  针对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战略安排,各家企业的应对策略和反应有所差异。以长城汽车为例,根据公开披露的数据,前三季度,长城汽车总销量70.55万辆,完成年度目标的56%;SUV明星车型哈弗H6销量与其他自主品牌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有汽车行业分析师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指出,长城汽车偏重SUV市场,双积分政策和2020年新燃油标准实施倒计时,将考验长城的抗压能力。在此背景下,今年,长城汽车携手御捷、牵手宝马,快速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上下游产业之间的统筹协调问题逐渐凸出起来,而部分车企通过“时间差”来寻找盈利机会。如做电池起家的比亚迪,其生产的新能源汽车采用自主研发的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此前,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只自供,一直不曾对外开放供应。为充分分享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的市场红利,比亚迪开启了电池业务合作。按照李黔的说法,电池开放供应后,可以增加集团整体营收,减少因新能源政策补贴退坡对集团利润的不利影响。

  根据市场渗透的先后次序,多家车企发力新能源商用车业务。除东风汽车、长安汽车等大型车企外,奇瑞商用车有限公司拟与露笑科技公司在安徽芜湖设立电动物流车合资企业,江铃汽车与福特汽车合资的商用车厂将生产商用电动车。分析人士认为,商用车可安装电池的空间大,行驶路线固定,里程焦虑方面的问题相对不突出,同时维修保养也比较方便。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呈现出本土新能源汽车产品不强、外资新能源汽车产品进入不充分的状况。双积分政策的推出,将倒逼企业调整战略,加快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转型,利好行业长期发展。同时,将对车企的竞争格局产生重大影响,汽车市场面临重新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