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民勤县被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夹击,曾一度被认为是最可能变为“第二个罗布泊”的地方。记者秋天在这里看到,因为对水资源的合理利用,曾经消失51年的青土湖碧波复现,沙尘天气越来越少。付军年今年50岁,是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西渠镇号顺村的村民。距离号顺村不远是一个古已有之的地方青土湖。历史上的青土湖曾有4000平方公里水域,然而这在付军年的儿时记忆里并不存在。“那个时候青土湖是一片沙漠。”付军年说。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在这里难分彼此,沙上墙、羊上房,一茬庄稼种三遍,饱受沙害的号顺村有700多口人无奈选择背井离乡。

  记者10年前曾寻访消失的青土湖,在湖区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沙海,偶尔能从沙漠中捡到贝类。周围的村庄遭遇风沙侵袭,不少人已经离开,显得苍凉破败。彼时,民勤成为中国北方沙尘暴的主要策源地之一,一度被认为面临“罗布泊之危”。10年之后再访,青土湖成了黄沙中的一片深蓝水域,水面泛着涟漪,芦苇如同翻滚的麦浪绵延十多公里。夕阳下,有人在芦苇荡中垂钓。

  这些年,民勤县重点治理绿洲西部和北部风沙线,在沿沙区和生态脆弱区造林绿化,在绿洲内部发展林业产业,全县人工造林保存面积达到229万多亩,在408公里的风沙线上建成长达300多公里的防护林带,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的合拢南侵被绿洲阻隔。民勤县副县长柴尔东说,这些年民勤坚守生态底线,“罗布泊之危”得到缓解,但彻底告别这一危机仍然需要长时间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