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土地里刨食一辈子,原来它叫丹霞地貌!”国庆小长假期间,甘肃省临夏州东乡县唐汪镇的农家乐老板马努给叶忙得不亦乐乎。对比今昔,他不禁感慨。东乡县是甘肃省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之一。以往,当地干部认为全县的穷根是“土地贫瘠,人口承载量是理论承载量的近9倍”。然而,这两年当地提倡重新审视自我,找准脱贫新潜力。马努给叶所在的唐汪镇距离兰州市只有1个小时的车程,既有丹霞地貌又有洮河环绕。国庆小长假期间,部分游客为错开人流高峰就近来到这个“非著名”景点。据唐汪镇政府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唐汪镇四分之一的经济收入来自旅游业。在甘肃省,像唐汪镇这样人气渐旺的新兴旅游目的地不在少数。过去,一提到贫困地区,许多人的眼前总会浮现山高路远林密的偏远封闭景象。然而,换个视角重新自我打量,贫困地区有大量的原生态美景尚未成规模开发。据甘肃省旅游、扶贫部门“盘点”,全省建档立卡的贫困村有6220个,其中“天生丽质”具备发展乡村旅游条件的村有1182个,涵盖贫困人口46万余人。

  最近5年间,甘肃省定西市、陇南市、临夏回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一批扶贫重点县实现了高速公路和铁路的零突破,曾经鲜为人知的山林与村落成为自驾游、周末游的新地标。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的扎尕那景区逐渐走红被称为“人间仙境”,而陇南市宕昌县的官鹅沟景区则是游客眼中的“又一个九寨沟”。

  许多地方的脱贫攻坚变抗争为顺应,不再强调改天造地,而是引导群众吃上家乡“颜值”饭。甘肃省定西市漳县有座遮阳山,风景雄奇,素有“天坑地缝”之称。然而山下的新联村房屋低矮,比较贫困。2013年岷县、漳县6.6级地震发生后,新联村经过灾后重建,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漳县顺势发展旅游扶贫,对40户村民每户补助2万多元发展农家乐,又集中采购一批山丹马,组织40多户群众建立马队。60岁的村民刘文堂从2014年起就开办农家乐,每年营业6个月,今年农家乐收入超过4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