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简介]

  许敬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北京艺轩画院院长,台北故宫书画院名誉院长,曲阜孔子文化艺术学院副院长,宿州学院美术学院教授,曲阜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艺术顾问。

  许敬如作品以大写意为基调,追求气骨古雅、神韵秀逸。他理性的继承了先贤艺术创作成就,六法兼备,又格因品殊,他讲究意境,心与物期、意在笔先、笔游神理,而旨在象外,较好的发挥了作品的审美作用。他继承传统的艺术感受,又汲取一些当代艺术思维,善于利用多种构成元素,更重要的是,他能用一个当代人的感受,通过丰富的笔墨和中国绘画的认知方式和法度,去体现中国绘画艺术的精神。他融合中西方构图、色彩、托物、明暗、光影、透视等表现手法,去表现丰富笔法之外的意境追求。用现代化的表现手法,表现具有时代气息兼备传统意境的主题。他的花鸟画,精致入微,他的山水画,大气磅礴。博采众长、笔力深厚、变换不一、意象交融,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曾在英国、泰国、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国举办个展。在北京、香港、台北、成都、合肥、曲阜等几十个国内城市举办个展及联展。

  多件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作品《春趣》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收藏。作品多次入选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单位举办的展览并获奖,作品被巴西、意大利、加拿大、英国、法国、美国及东南亚各国藏家及友人收藏。并出版《许敬如花鸟画作品集》、《许敬如画集》、《大画家》等著作。

  2008年被中国文联授子“共和国艺术家”荣誉称号,2009年被中国书画研究院授予“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

  花鸟园地的不倦耕耘者

  ——许敬如花鸟花解读

  贺万里

  当1990年许敬如首次到省城合肥举办个展的时候,他的画着实让到会的知名画家学者们惊叹不已,一则惊许敬如在艰苦贫困的环境下对画艺的孜孜不倦的追求与勤奋:二则惊敬如以业余作者竟在传统笔墨造诣上表现出了较为深厚的功底;三则惊其花鸟画在传统基础上出新,与传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给思索中国花鸟画何去何从的画家们以启迪。由此,他的花鸟画得到了与会者一致的肯定。当时省美协主席鲍加竟慨叹在省美协会员的花名册上还没有这样一位有一定功力有一定新创的画家,实在是一大遗憾。于是乎,个展开幕式变成了许敬如作品研讨会,研讨会又变成了如何发展中国花鸟画的学术讨论会。

  开头不易,保持良好势头而屡有成就则更显不易。九十年代匆匆掠过,已是省美协会员的许敬如又会有何作为呢?如果说,九零年个展敬如一鸣惊人,这几年过去,他给人的岂止是一惊,而是接续不断的惊叹之举。1992年是他的一个丰收年,《初露》人选“全国首届花鸟画展览”, 《秋实》、《苇塘双鹭》、《凉秋即景》人选“第八次新人新作展”,《果乡泛舟》等代表安徽美术家在日本展出。随后的收成仍然丰厚。作品入选了中国美协和文化部举办的许多大展,如“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孺子牛杯书画艺术大展”、“二十世纪国际美术精作博览”等等。这么多的入选与获奖,兆示着许敬如已经从皖北大地走出安徽,走向了全国,甚而产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作品被日本、巴西、美国、加拿大、意大利及东南亚等个国家收藏,被美国总统克林顿收藏。1997年在澳洲“翁真如”国际书画艺术大展中获创作大奖。1999年元旦又在萧县举办了“回乡书画个展”引起了广泛的赞誉。

  许敬如来自中国书画之乡萧县。萧县是花鸟画普及和出大师的福地。在90年合肥个展上,许敬如已经已构图经营、笔墨趣味、泼墨用水上的精到而予人以新意。从而摆脱了传统花鸟媚俗圆润甜熟一路,以色彩的雅丽和笔墨上的优点,却又进一步追求精到和典雅。从入选“中国书画家作品精选”的《梅石山雀图》、入选“中国美术书法界名人名作博览”的《秋寒》和入选台湾出版的“江南四十二家”中的《紫藤花鸟》等作品都可见到。敬如的传统类花鸟之作,少了原先的某些率性而为、横笔搓擦的纵横气,却更多了些理性痕迹,因此他的作品更显精到,由于汲取了西方平面构成的一些因素,经营位置上更出新意,色墨对比在争妍中见出统一,快意 擦的石面叶面配上精心勾勒的叶筋、花枝、果实等,令人感到他的作品既是精心营构的又是恣情而为的,二者奇妙的统一形成了他的秀雅、清新、活泼而又厚重的画风。

  许敬如重视传统,作品中充盈着传统。然而许敬如并不满足于在传统花鸟中点滴改良来求得生存。他游视西域,抬望画坛,也在思考与摸索着开创中国花鸟画现代形态这一时代课题。众所公认,花鸟画的创新是中国画走向现代形态中最难的一个环节。有那么多的前辈大师高峰耸立,有那么完善的笔墨表现程式,有那么多的当代画人矢志花鸟画,立身其间已属不易,更何况要以“当代形态”的花鸟画家身份为世人认可!然而艺术的本质,就在于个性化,就在于创造。许敬如对此是怎么做的呢?他不是如某些人只保留笔、墨、纸等中国画基本材质,而完全抛弃传统美学追求另起炉灶;也不是将中国花鸟变异为丧失国味的西洋风雅,更没有陷于追求特级制作的匠气之列。

  他的选取是巧妙的,策略性的,也是颇耐人品味的。简言之,就是在长期传统花鸟画浸淫基础上的艺术抬升。这个抬升,既要改造传统的某些表现程式,又要借鉴现代艺术的表现手法,结果形成了我所称之的“许家样”。试看《代代吉利》、《春曲》、《红霞双雀》等图所呈现出的许敬如所理解的花鸟画新样式:通过渲染、点搔、喷洒等手法做出的满构图的背景渲染,如云如霞,如烟如茵,没骨法画的枸棘子花叶浓浓密密积叠排比成面成簇,或者以线勾勒出那富有装饰味和平面构成感的千头菊、玉兰、梅花的丛丛簇簇,聚而成面,成排比之势,平缀于带有西画色调韵味的云雾、绿荫、草丛等背景之中,加上二三只鸟雀的呢喃作态,营造出了一个优美醉人的梦幻般的花鸟世界。不过,他的新样式不是简简单单地在传统花鸟画基础上加上一些色彩肌理的制作与渲染就可。他是经过深思熟虑,深究传统花鸟与现代绘画优劣之后作出的策略性的选择,寻求到了一种适合其画风表现的笔墨样式和构成程式,其特点在于:

  一是重物表现的背景肌理化平面化效果。传统花鸟画往往有着大量的留白,而现代中国画却在朝向满构图方向靠近。许敬如的画往往把留白转换成茵茵草地、灿灿云霞、浓浓绿荫、湛湛月空,春花绿野,通过背景的积、染、喷、等的色调传染限制了空间的延展,予以二维平面感,同时又因此而以色彩的张力营造出情调和气氛,增强了作品的表现力。

  二是画面形成张力的强化。许敬如在保留传统花鸟画笔墨品味上的有益养分基础上,往往选取那些本身在生活中就往往成簇成片生长的花卉,如千头菊、梅、玉兰、海棠、紫藤、芦苇丛、枸杞等等,给之以颇富装饰味的笔墨符号化处理,将它们聚像成面,造成在画面上排出倒海般的排比、积叠、凸显之势,从而大大强化了花鸟画的表现张力和现代审美趣味的契合度。

  三是色墨线共进的整体表现特点。传统花鸟话往往只是以笔墨为恃,画至成熟或年老功夫到时,一笔一叶,不成图像,也足可观,足以为艺,色彩则是可有可无的。然观许氏之作,则因色彩肌理层面的使用造成了对物象的烘托映衬,以及对花鸟情趣的强化,大量勾勒花叶主体部分的排比呈示使得色墨线面构成诸因相得益彰,调动了画面中的每一个因素,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视觉效应体系。

  其四可见的就是传统笔墨品味浓足存留。千头菊、葡萄、枸杞子、梅花老干等,都是以传统笔墨技法予以表现的。浓浓的笔墨意味的存留与现代平面构成和装饰意识的配合之好,另执迷传统者满足,另执意创新者称奇。

  当然,所谓“许家样”只不过是初步形成了一点自我面貌而已,还需要进一步强化个性风格,浸润个人情感,保留中国话特有的耐品的醇味,增强新画风的表现力。所以,如何与传统、与当代人拉开距离时,又不丧失自我和中国品味,这是许敬如仍要苦苦寻求突破和思考的焦点。艺途无涯,敬如的路正长,我们期待着他的艺术之梦不断成真。

  与许敬如老师去年夏天在京相识,古稀之年笔耕不辍,让我这个天天混迹在书画圈的人也渐感惭愧,其间欣赏老师的作品近百幅,梅兰竹菊花鸟果蔬野草紫藤无不涉及,笔气生动、墨之精彩让我们感慨万分,都说高手在民间,此话当真不假。中国画传承千年,笔墨之不易不在朝夕,是大寂寞中萃取的弱水一瓢,废纸三千更不在话下,所以我能体会到个中滋味之不易。老师为人谦和,在艺术上敬经典尊古人,不越半步雷池,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所呈之气广大而精微,在淮北之地有此一人,实属新安之幸。

  《中国水墨》杂志主编:刘淇

  副主编:胡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