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语说得好,盛世收藏。以史为鉴,文物是文明穿越时空的信物,在创造之初,就被赋予了实用的意义。正是这种效用,让器物与人之间充满着紧密的关系。它影响和改变着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玩古,自古就有记载,宋朝人称“古董”为“骨董”,玩,是中国人对古董精神上的一种阐述。

  2020年12月28日20:00档,3集纪录片《玩的是古》,每集50分钟,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纪录频道开播。《玩的是古》记录了不同领域的16位深度玩古爱好者,一个个鲜为人知的玩古故事。古物与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与人相伴方能展现文物之美。此时的古物,不仅仅作为文物,更是作为生活方式的体现,鲜活亲近,日常为伴。

  “为什么玩”“怎么玩”“玩什么”,16位玩古人从不同角度,不同视野都做了一些表述,贯穿着中国人的惜物之情,细微之处,情真意切。景德镇的罗国新,一心痴迷于碎瓷片的收集与缀合,负债600多万,收集残片近10吨,花费数年时间最终缀合而成的明代正统云龙纹大缸,最后却无偿地捐献给中国陶瓷博物馆,而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在云龙纹大缸前不设栏杆,让所有的爱好者都可以亲手触摸到大龙缸;

  陕西西安收藏家齐跃进在意外淘到一匹唐三彩小马后,数年间不惜以不还价的方式来收购残片,目的就是为了复原珍贵的唐三彩陶俑;

  香港收藏家翟健民,17岁就开始学徒,一个聪明的年轻人靠勤奋与天赋最终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90后的年轻人刘旭,自小受家庭熏陶,早早爱上古玩,在研究学习的过程中,与年长自己几百岁的古玩穿越时间的界限对话等等。

  中国古物所具备的审美和诗性,最懂的是追寻过它们的人。这份沁透着时间和文化属性的诗性,早已不仅限定在殿堂庙宇,拍卖场与博物馆,更多的是在无数痴迷玩古的普通人之间,长达多年的收藏聚散中体现。

  古物不古,玩古养心,这或许才是中国人对待古物最终极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