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告一段落。一边是挥之不去的新冠阴影,一边是在线教育一路向前、突飞猛进。作业帮7.5亿美元的E轮融资,预示着在线教育的下半场早已来临。

  E轮融资完成之际,作业帮创始人、CEO侯建彬披露了一组数据:就流量而言,作业帮日活突破5000万,月活突破1.7亿;就招生而言,作业帮单季正价班学员超130万,累计付费学员1200万;就增速而言,过去两年内,作业帮直播课正价班学员增长超10倍,过去一年增长超400%。

  作业帮融资情况,数据来自企查查

  直播大班课,撕开了在线教育全面普及的一个缺口。2019年暑期流量大战之后,作业帮、猿辅导、学而思网校崛起为业内公认的三大平台,上市之后的“黑马”跟谁学奋起直追,形成直播大班课3+1的格局。 

  - 1 -

  火爆的“在线”:一看细分,一看OMO

  头部平台的出现,开启了直播大班课平台争霸的时代。作业班也在短短5年,由一个仅有几十人的小团队,发展成1.7万人的主干企业。与之相类似,猿辅导、学而思网校、跟谁学也一路扩军备战。“赢家通吃”,为流量互联网的一般定式。可以想见,在直播大班课板块3+1巨头之间,一场顶级PK早已悄然打响。

  对于“迟到”者而言,直播大班课的机会窗口,已注定关闭。直播大班课之外的在线机会,一在于细分市场,如在线少儿英语、在线数学思维,一在于线下平台的OMO转型。OMO平台,正是直播大班课之外,在线教育又一火爆的热门看点。

  OMO转型,新冠疫情爆发之后,成为线下机构的普遍共识。疫情期间,不管是头部玩家、区域龙头,还是遍布各地的中小机构,只要想“活下去”,避免提前“阵亡”的命运,就必须全员转线上。幸运的是,第三方直播平台经过几年的蛰伏,在疫情发生之际正好进入技术成熟的全盛年代。只要对接第三方直播平台,绝大多数线下机构都可以低成本“上线”,实现线下教学“平移”线上。半年过后,尽管踉踉跄跄,线上发展的线下机构一部分早已度过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逐步迈向OMO转型的深水区。

  比如,港股上市的思考乐,在每个地面分校的三十几名老师当中,挑出3-5个网感好的“网红”老师重点培养,逐步打造“空中分校”。空中分校与原有的地面分校、网校三条线交叉,构成了思考乐的OMO攻略。

  再比如昂立教育的STEAM业务线,一方面在线上推出普及型的轻量级产品,另一方面又升级改造线下校区,使之“旗舰店化”“体验店化”,逐步走向线上线下融为一体的教学机制。

  OMO转型重新激活线下门店的活力,慢慢成为在线教育又一个“新主流”。

  - 2 -

  OMO转型三步走,本地化教研是关键

  线下机构只要“上网”,就是OMO模式?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线下机构模式重、壁垒高,OMO模式从理念到落地,必定经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对于线下机构而言,OMO转型不啻为一次浴火重生的再造。

  就落地的次第而言,一项OMO转型从酝酿到落地,一般经过三个梯度:

  在线化。作为国内线下机构OMO转型的执牛耳者,美股上市的精锐教育早在2019年5月便提出强化内部3T建设,all-in OMO平台。为了这一转型,精锐也做了大量的准备,5年投入6亿元巨资,打造IT、互联网平台。应当指出,精锐也是国内教培行业中最重视IT化、互联网化的线下机构,当初率先在行业第一个实现全面上无纸化办公。

  数据化。线下课程“搬上网”只是表面,实际上,真正的在线化运营也就是数据化精准运营,没有强大的众泰数据系统支撑,根本难以想象。对于精锐教育而言,去年第三、第四季度总共投入1.4亿元,完成十几个线下校区的OMO改造,正是在线化、数据化运营的先决条件。

  本地化教研。OMO转型并非是撇开线下机构,独自发展一个线上平台,而是线上线下融为一体,其中,本地化教研为核心竞争力之所在。假如没有本地化教研作为防波堤,相对于“轻装上阵”的纯在线机构,OMO平台也就失去特征,沦为在线大班课用“低价”策略狙击的对象。

  正因为看到本地化教研的重要性,精锐教育的在线战略起步阶段便以城市为单位展开,线上平台与线下校区深度配合、融合一体,推出差异化的OMO产品,成为新的增长点。

  - 3 -

  告别“应试”,才是在线教育“拐点”

  教育的本质在于内容+服务。因而,在线教育不同于“教育电商”。回归“教育”的初心,尊重“教育”的规律,才可能真正掀起一场教育的“在线”革命。

  尽管国内的在线教育用户基数很大,但就发展方向而言,却存在某种程度的偏差。就产品形态而言,无论是直播大班课,还是方兴未艾的OMO平台无一例外都偏向于应试教育,沦为应试教育的附庸。

  现代教育学认为,老师扮演全知全能知识输出者、学生主要动作“接收、回应、反刍”的教育模式早已落后于时代。真正的教育必然由老师中心,走向学习者中心,围绕学习者的主动需求形成学习网络。

  按照这一标准,目前的在线教育实际仍处于粗浅状态,距离“教育现代化”的发展目标、要求十分遥远。一旦国家“教育现代化”的发展要求真正落到实处,往纵深方向发展在线教育也许会迎来真正的拐点。

  毕竟,真正的“教育”,不等于应试教育。作为应试教育附庸的在线教育,可以“红火”一时,但却不是“教育”应有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