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来,紫禁城汇集了两千年封建帝王搜集而来的最终积累,几乎囊括了中国未曾中断的所有文明。从某种意义上说,皇宫成了天下艺术财富的大仓库,而这些国家宝藏,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汇聚着古今艺术价值的结晶。张伯驹曾言:“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如何把600年紫禁文化之精髓最直观地传衍于世人,便是当代艺术传承之亟务。“永存”需要的是紫禁城佑护600年传世瑰宝之安易,“有绪”则需甄选当世良工来承扬紫禁之典艺。

  曾经,紫禁城以天子为尊,览天下之良工巧匠,创历史之珍器秘宝,只等一朝蓄势待发,绽放华夏之瑰奇辉光。而今,紫禁城以国家为尊,展中国之艺术辉煌,抒千载之臻技妙艺,出珍品当为盛世而讴歌,创佳作予国人藏为己任。正因有此,在紫禁城600年之际,《千里江山图》携紫禁文化走近国人,由当代瓷匠泰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以瓷载画,刻千里江山,越千年春秋,再现《千里江山图》之荣耀。当“六百年紫禁城”邂逅“百岁瓷王”,将会绽创造出怎么样的史诗性创举,这一切尽在《千里江山图·宫廷福筒》之上。

  “金碧辉煌紫禁城,红墙宫里万重门”。紫禁城就像一座历史地标,用国家宝藏感悟着我们民族最深远的来处。《千里江山图》承载了中国绘画史的骄傲,也是紫禁城极为重要的文化遗产,更是“百岁瓷王”王锡良穷毕生之所学,对紫禁城宫廷陶瓷技艺的全面展现。此次,《千里江山图》能够采用以画入瓷的创新艺术形式进行出品,再次证明了百岁泰斗大师的瓷艺,是对紫禁城典藏文物的高品质的升华与淬炼,能够在原画的原汁原味基础上,打造出原有的历史和艺术、文化和工艺等价值,成为蕴含紫禁城艺术精髓的文创佳作,使更多的人有了把“文物”带回家的充分理由。

  王锡良大师在第一次见到《千里江山图》时,才刚刚13岁,正是与叔父王大凡(珠山八友之一)学艺之时,所见虽是临摹之作,但其上冈峦连绵、江湖浩淼,描绘精细、意态生动,可谓气象万千,尤其是“青山绿水”之技法,意境雄浑壮阔,气势恢宏,一时之间,竟让王锡良神游其境,不能自已。正是从此时开始,王锡良就暗暗立志,一定要把《千里江山图》镌刻在瓷器之上。多年的努力,让她成为了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但他依然深入生活,开阔视野,勤于写生,他远及历游名山大川,近及景德镇的村郊野岭,这位艺苑老人的多年游历,仿佛就是为了见遍锦绣山河,把真真切切的《千里江山图》镌刻于瓷上。

  2020年,王锡良终于得偿所愿,在其即将步入期颐之时,开始创作《千里江山图·宫廷福筒》,用独创的“青绿山水”“金壁山水”技法,设计了一幅层叠立体的《千里江山图》,可谓是当代制瓷史上,以瓷载画的高水平展现。千年王希梦,百年王锡良,终因千古“青山绿水”成就了瓷史上的又一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