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峰:星空会|中国私人飞行俱乐部创始人,浙江星空翔业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星空之夜”通航活动品牌创始人。

  通用航空,是最近几年的热门话题,自古以来,人类的飞行梦想从未间断过。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民众对于“飞天”需求愈发强烈。

  目前,我国已把通用航空业作为战略新兴产业,通用航空业既是高端制造业,也是高端消费业,是新经济增长点,也有良好机遇。

  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速度在未来若干年,将从“低速挡”直接切换至“高速挡”。该细分市场通用飞机的需求将成为中国又一个迅速崛起的朝阳产业。

  借着到莫干山机场参观私人飞机的机会,我们采访了机场驻场企业:星空会|中国私人飞行俱乐部创始人许一峰先生。

  许一峰:星空会|中国私人飞行俱乐部创始人,浙江星空翔业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江苏盐城人,曾担任北京星空天合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大连翻译学院英语本科毕业;2016-2018年期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通航EMBA毕业。

  创立大连泰达汽车客运有限公司、大连亿峰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擅长团队搭建与市场营销,极具市场洞察力与敏锐度,深耕多年旅游客运市场和客车销售行业,曾将多个客车品牌带入大连及东北地区。2018年跨界进入通航产业;

  1、问:许总,听说您以前是从事客车、客运行业,那么是什么机会让你发现了通航,并毅然决然的进入了这个行业?

  答:201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参加了“ABABCE上海公务机展”,接触了公务机和通航飞机;也和一些专业人士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当时就在想,从97年至今,中国的公路和铁路客运网络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发展,逐渐进入了成熟期,特别是公路客运领域,受铁路和航空影响,竞争激烈已日渐激烈;传统的客车租赁和客车销售业务不再高增长,甚至已经大幅下滑;那么中国下一个交通革命风口我想一定在航空产业;而民航产业都是大企业在干,那么我觉得随着消费的升级、通航应该像汽车里的私家车、商务车、中巴车甚至房车那样,迟早也会热起来,进入大众的生活里。带着这些想法,我就决定了解并学习这个新的行业,为以后的转型做一定准备!

  2、问:一直以来,我们普通人都认为飞行离自己很遥远,身边的媒体朋友也最多就是玩玩无人机,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那么未来您认为在私人飞行市场,将会是什么样的私人应用前景,能和我们描述一下吗?

  答:很多人说无人机将取代一切,但是私人飞行是不可取代的,因为这是一个必须人亲身参与飞行才能享受乐趣的领域,也是被国际经验证明的通航市场繁荣的标志。驾驶飞机翱翔在蓝天上,像鸟儿一样的感觉,只有当你自己去体验后才知道乐趣;不久前,局方又下发了文件,进一步降低私照飞行员的体检门槛,这又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飞行体验、飞行驾照培训是私人飞行消费的起点。随着中国低空加快放开管制,国家倡导消费升级促进经济发展,加上民航局在法规政策上为私人飞行开道,运营成本也在逐渐下降,所以私人飞行将越来越触手可及,更多人会因此获得全新的生活方式与休闲乐趣,让昨日的飞天梦想更快照进现实。星空会私人飞行俱乐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推动这个过程的加速,要从‘人’这个核心点着手,让更多航空圈外的飞行爱好者更方便接触飞行,一方面给爱飞人一个圆梦的机会,一方面通过俱乐部这个平台,将航空产业里优秀的产品与服务与喜欢它们的有缘人更加高效地匹配起来。这个计划将通过‘星空会’中国私人飞行俱乐部这个平台联合通航公司为飞行爱好者提供包括私照培训、私人飞机产权共享等飞行主题定制服务,并配套丰富多彩的高端社交活动。

  3、问:据我所了解,中国的空域管制仍然很严,飞起来还比较困难;那么您认为私人飞行在中国真的很实用,或者说真的能发挥交通上的优势和便利吗?

  答:从国内政策看,通航政策全面落地,飞行正在变得容易;中国和美国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空域实行军管,所以带来了很多飞行上的限制,这是我们国情决定的,但是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国家肯定会做出调整。现在民航局对这方便已经放的很宽了,我们只要在网上自己申报就可以;只要军方同意你飞,就可以随时起飞,当然有些事情还是事在人为嘛;我有一次和我的飞行教员说,咱们周末一起去普陀山拜拜佛,吃顿海鲜去吧;教员一口就答应下来,我们在申请了飞行计划后,周末直接驾驶飞机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就飞到舟山机场,非常方便;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一些飞行的朋友,晚上约在河北衡水的飞行营地烧烤聚餐,附近的飞友就是驾驶着飞机去聚餐,晚上就住在营地里,第二天再飞回去;所以我觉得中国会有更多的人在习惯这种航空出行的模式;我们这种小型飞机非常适合300-500公里范围内的自驾出行,乘坐二-四人,和轿车一样;个人不仅仅可以体验飞行的乐趣,也绝对是你商务谈判时的交通利器。我像这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出行方式吧,就像有人出门选择坐高铁,但是有的人就会选择自己开车一样。

  4、问:听您介绍了这些,我觉得我自己都想去学飞了,那我作为一名外行,想了解一下,如果我学飞后,想买一架飞机,听说飞机不贵,但是养起来可是很贵,说是买得起养不起,我想这个也是很多外行人所担心的吧,这方面能帮我们解析一下吗?

  答:通航飞机我认为目前购买后,比较大的花销仍然在机场使用费用和维护人员费用上,其实本身的燃油和航材费用还是可以接受的;一架通航小飞机,一般停在机场机库里,需要支付大约10万元/年的停机费,每次飞行前需要机务检查,签派放行,这种人员成本也比较高;我们星空会·中国私人航空俱乐部正是要解决私人机主买完飞机后的问题,机主只要缴纳一部分托管费后,即可由星空俱乐部签约合作的第三方通航公司为客户提供飞机托管、飞机维修、飞行员租赁、航线审批申请等全方位飞行保障服务,飞机闲置时,我们可以把飞机用于租赁和培训等业务,为机主取得一部分盈利,来冲抵的大部分费用,这样就可以有效确保客户的飞机“买的回来,更飞得起来!”。当然我说的比较简洁一些,里面还可以有更多的方案选择,所有我想只要是中高收入人群买完飞机后,还是压力不大的。

  5、听说您去年在四川航展上举办了“星空之夜航空精英鸡尾酒会”,请了不少通航界的大咖过来;今年还要在珠海中国航展举办同样的活动,您举办这样的活动,目的是什么,会带来怎么样的效应呢?

  答:“星空之夜”是我和合伙人李仙勇先生共同创立的活动品牌;三亚有海天盛筵,那通航界里就要有“星空之夜”,私人飞行可以和很多行业结合,比如游艇、珠宝、高尔夫、越野、奢饰品、高端旅游等,有生活情调和向往的人,对此同样也是兴趣浓厚;我们要把这个活动搞成国内知名的跨界主题交流活动,让更多的人参与通航、了解飞行,聚集人气资源,创造商业价值,何乐而不为呢?我想三年后的“星空之夜”,应该是飞行大咖云集,名媛争相参与,这是一种有趣而荣耀的活动。

  6、问:听您的描绘,让我也有了参与你们活动的强烈欲望;好像让我对飞行和这种生活充满了憧憬;这里我还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我觉得做这种行业的人,好像都有一种生活态度和情怀,那么平时你们这个圈子的生活是怎样的,也都是工作狂?您对自己还有什么人生挑战吗?

  答:我觉得这个圈子的好像工作狂真的不多,因为这个行业大多数人好像都很喜欢玩;我个人也是非常喜欢旅游,游艇、帆船、越野这些;所以我选择合作时,也首先挑选了上海路人甲越野俱乐部和上海某游艇俱乐部;包括我自己也在学习飞行驾照,身边的人好像都是属于工作和生活分的比较清的人,玩就是玩,工作就是工作;

  说到人生挑战,还是和玩有关系吧,还是那句话“唯有经历,方懂领略”,我现在的给自己的挑战就是希望在45岁以前自己驾驶小型飞机和自己的朋友或者家人完成一次环球飞行,有机会能再登陆南北极就更好了,就像我的广告词里写的一样:“最美的旅程,其实就是不断的经历,不断的抵达,不断的启程”,我想人生除了琐碎的工作和家务外,不就应该有这样的生活态度嘛;

  编后语:近几年,国家和地方不断出台各种政策扶持通用航空产业发展,发展势头迅猛,通用航空产业迎来了来千载难逢的机遇。亚洲地区最大的私人飞机销售商Asia jet总裁Mike Walsh曾表示:在未来十年里,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飞机拥有国。而此时我想中国也正需要像“星空会|中国私人飞行俱乐部”这样的组织来通过模式与产品创新,整合产业链资源,创造一种简约化私人飞行风尚能为更多有梦想的人提供飞行相关的一体化服务,甚至打造一种私人飞行圈层的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