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25日,铖瓷柴窑今年第一窑开窑了,万众期待的一窑之宝——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当日便被神秘买家花15万元买走。

  段铖刚烧制的这款“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是仿雍正时期的作品。天球瓶是明永乐、宣德时期景德镇窑的创新器型,多以青花装饰。清代雍正、乾隆时期又烧造青花釉里红、斗彩、粉彩等品种。此瓶造型端庄稳重,颈及腹部通体满绘云龙图案,青花绘云,汹涌澎湃;釉里红绘一苍龙于云气中腾跃,气势磅礴,其身形在云气中时隐时现,将飞龙在天的灵动体现得淋漓尽致,极富艺术表现力。

  青花釉里红是一种特别的釉下彩装饰,所谓釉里红指的是使用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进行作画描绘图案,然后利用高温进行燃烧形成娇艳中不失稳重的红色纹理,而成品对于烧制的要求非常高,优质的青花釉里红不仅拥有青花的雅致神韵,同时也将釉里红的浑厚壮丽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款被称为“窑宝”的天球瓶,最令段铖刚惊喜的就是龙鳞中出了金彩,这是青花釉里红的窑变现象产生的。《稗史汇编》中说,“瓷有同是一质,遂成异质,同是一色,遂成异色者。水土所合,非人力之巧所能加,是之谓窑变”。 而在《古物指南》、《陶成记事碑记》中,则进而将“人巧”所为的釉色变化,增加进了“窑变”之中。对这种具体的“人巧”之法,《南窑笔记》记载道:“法用白釉为底,外加釉里红元子少许,罩以玻璃红宝石晶料为釉,涂于胎外,入火藉其流淌,颜色变幻,听其自然,而非有意预定为某色也。其复火数次成者,其色愈佳”。而这种“人巧”的窑变也往往不是一种特定的色彩,因此段铖刚烧制的这款“金彩龙鳞”可称佳品。

  图片为:非遗传承人、国家高级传统工艺师——段铖刚

  这种“听其自然”的偶得惊喜也是柴窑瓷令人沉迷的原因之一。柴窑流传至今,段铖刚仍然坚守着深埋其心的仪式感和匠人心,柴窑烧制过程需要连续数十个小时守在窑口边,这对执着精神的考验更胜于技巧,段铖刚笑说“熄火后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想起那一窑宝贝心里挂念得不行,生怕自己哪一个环节做得不够,所幸这一窑的品质还是很高的”。柴窑烧制是个耗时更耗心力的大工程,烧制过程的任何因素都有影响瓷器品质的可能,当第一件瓷器出窑,匠人的心才能稍放下一截。段铖刚认为,只有最古朴、最天然的工艺和原料才能烧出最美的珍品,因此,尽管柴窑成本高昂、费时费工,他也始终坚持以柴窑烧制最上等的瓷器。

  烧制这款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的中国高级传统工艺师(陶瓷)段铖刚,是景德镇传统青花瓷制作技艺——古瓷复制传承人,神秘买家一眼相中的或不仅是“窑宝”的艺术美感,其升值空间也非常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