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简历

孔宪江:号一江  画家  1968年生于天津市宝坻区,1990年毕业于天津市美术学院绘画系,师从霍春阳、李孝萱、刘文生老师,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名家讲堂》栏目组签约艺术家,一江艺术馆馆长,宝坻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宝坻书画院副院长,天津市中国画学会理事。

 

 

 

大道至简

——宪江其人其画

宪江与我是美院同窗。毕业后,我们各自选择了不同的发展路径,也因此呈现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伴随着改革的春风和经济大潮的到来,宪江将工作定位在艺术为人民服务的实用美术上。一干就是二十多载,可以说将人生最宝贵的年华用在了生意场上。其实他真正向往的是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式的生活状态。可以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人在生意场,其心以归到艺术中。于是,透露出自己从商向艺倾斜的意愿。对于他的抉择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凭我的直觉,感觉到宪江的选择是明智的,也是正确的。他完全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我的信心是有支撑的。

 

 

 

宪江本自就是天津美院毕业的。受过良好的美术专业教育,属正宗的科班出身,同时在学时又受过著名花鸟画家霍春阳教授的言传身教。可以说在艺术的起跑线上,吃的第一口奶是纯正的。这也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和高标准的绘画认识。艺术的提高与发展的高度与其具有的基础是成正比例的,艺术造诣的高低看的是基础和才气。因此,我认为宪江具备了从事艺术的硬件基础。从画中可以看出其扎实的造型基本功和笔墨的功夫,鸟的造型准确生动,形神兼备,从慨括、归纳到取舍无不体现造型与笔墨的有机结合。其画是地地道道的正从学院派风范和原汁原味的民族绘画范式。

 

 

 

宪江人品质地好。这一点,是从艺者尤为重要的因素。人品高、画品高,早已被世人所共识。在与宪江的交往中,有一个谜团一直在我心里。做生意的总要与社会打交道,而在中国,抽烟喝酒自然成为大家交际、来往的媒介。而熟知宪江的朋友大都知道,烟是一支不抽,酒是半瓶啤酒就倒,且话语不多的宪江是如何将生意做起来的呢。后来发现,是人——为人处世以人格的魅力赢得了大家信誉,商道酬信!他是靠人的无形力量将事业做有所成。

 

 

 

宪江性温和、善良、朴实厚道,心正坦诚、淡泊名利,不与人争,属那种宁可吃亏也让朋友过得去的人。他心正气和,使得画中少了些纵横气,而呈现一种画面的平和之气。古人有论画无古今惟造平淡难之说,在这个浮躁时代,宪江做到了平和实属难得。他性直,对人和事他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去,这也使得他的作品少有了故作玄虚、虚张声势的伪艺术,呈现给观众的是直抒胸襟的大气、坦荡磊落的君子品格。他待人真诚,存有真气,表现在画面中的情感是真是的,无论是其笔下的动物还是花草都带有以情动人的特点。

 

 

 

对艺术炽热的爱也是宪江与艺术有缘的前提。有了这份爱是从事艺术的入场卷。爱与兴趣是第一位的老师。有了爱就有了投入,由此不管宪江在生意场上如何繁忙,也要抽时间画画、写字,乐此不疲。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一边做老板,一边研习绘画。从对艺术的尊重;对画坛高手的尊敬;对高质量书画作品的收藏到对艺术实践的不懈努力,足以证明其对艺术的爱心之真。爱的真切,才有收获、结果。就如同我们参加婚礼一样,面对新娘美丽的婚纱和美丽的胴体,观众只能望洋兴叹,而新娘的美只能属于为爱付出的新郎。

 

 

 

宪江有好古之心,这也是其与绘画的潜在资源。好古,人多了一分与自然、传统相连接的情怀。中国人所特有的对某一事物感兴趣是将其精神寄托其中,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画史上曾有米颠拜石,石成了米芾精神的化身和意趣所在。好古,多了一份文心。中国画是以文化为根基的,故画者应是有文心古意的可化之人。这样方能承接文脉,吸收古人的智慧、气象、境界。元代赵雪松的作画贵有古意。是提倡要有古人的智慧和精神。从宪江的花鸟画中其含蓄、内敛、厚重、空灵无不体现在古人文化精神中吸收养分,看出其师承有明显的明清遗风,笔法有八大之痕,造境上受陈淳的影响,色彩又有海上虚谷之美。画面空灵秀润简直就是自然的歌者。

 

 

 

我想宪江能在事业上如日中天之时,放下眼下的利益专事艺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人之聪明在于明白自己改干什么,改放弃什么,即情归何处。显示出已到不惑之年的宪江所具有的成熟,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

 

 

 

我们结缘于天津美院,是共同的艺术情怀、艺术追求与理想将我们紧紧的连在一起,虽然我们从事的工作有别,但正是天意让我们殊途同归,结伴同行在艺术道路上。此情难得,当珍惜。

肖培金

甲午夏日于天津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