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阅读。 武俊杰 摄资料图 阅读。 武俊杰 摄

  中新社兰州12月28日电 (记者 冯志军)《读者》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富康年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透露,经过几年转型探索,目前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读者》杂志,已从过去单纯的内容提供商,发展到综合的阅读服务商。

  随着数字化兴起,近年中国内地纸质期刊发行量普遍下滑,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中国期刊第一品牌”的《读者》杂志在逆境中“主动求变”。除了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领域里,通过量体裁衣的“人文关怀”大量吸粉外,在海内外兴起的《读者》读书会、《读者》课堂等新产品亦备受民众青睐。

  1981年在兰州创刊的《读者》杂志,长期注重发掘人性中的真、善、美,发行量稳居中国期刊排名第一,最高月发行量曾破一千万册。目前在世界9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众多读者。

  富康年坦言,《读者》要转型为综合的阅读服务商,也伴随着“阵痛”。由于传统内容提供商以编辑型人才为主,现在要借助互联网平台,致力于阅读的提供、指导、引领、服务以及用户体验,就会有较大的投入。

  “粉丝没跑,只是换了阵地。”富康年说,2000年以来,绝大多数纸质杂志发行量都在下滑,但《读者》仍是目前中国年度和月度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一些新产品,近年也受到了很多关注,如微信公众号现有350多万忠实粉丝,很多文章都有几十万的阅读量。

  《读者》杂志对于海外市场的拓展亦持续发力。富康年说,从2011年开始在台湾地区公开落地发行,《读者》后来在香港、北美地区的华人阅读圈里一直都有落地。比如在台湾请一些当地作家举办“读者分享会”,相较于传统阅读模式,这种形式比较活泼,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纸质刊物现在的行业景气度在降低,所以要通过分享活动等进行创新。富康年认为,文化走出去不是一个简单的产品输出,而是采取一种更喜闻乐见的形式,通过讲好一个一个人生故事,从故事中“润物细无声”,让读者自然而然地被熏陶和感染。

  富康年表示,未来在新媒体方面,《读者》主要是“三驾马车”的布局,即《读者》微信大号、《读者》读书会和《读者》课堂。再加上传统纸质平台,通过不同的阅读形式,各有侧重点,各有细分人群。(完)

  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