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你该骑上

  一匹高大但忧伤的马,住进布达拉宫

  日落时分的青藏高原上城门敞开,灯火辉煌

  今日,在这特殊的日子里你本该是自己高贵的国王

  头上插满自己从草原上摘来的紫葡萄

  今日,你无比幸福,无比美丽

  或是到拉萨街头找间破旧的酒馆喝上一杯青稞

  然后再去到一个美丽的小镇上停留或是做一名教书的先生,头戴王冠

  想你的时候,我就去远方看看在一个黎明,在一个黄昏你走你的路,我进我的城我们不用彼此挥手告别,你不是我的妹妹

  我也不是你的哥哥,但我们相遇

  从此大地孑然一身,我们在自己的身上钓鱼

  从此月亮下的马

童遥 1992年出生于四川泸州,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写作,现居成都。

  摇动着尾巴去月亮上晒太阳

  两个幸福的名字——

  一个叫做:北方,一个叫做:南方

  致——

  我住在大海上,我望着长江,饮酒和发呆

  一把把好动的风拍打在黄昏的老巷子深处

  我只能拍打沉默的绝壁,悬崖

  记得十月二十八日,我去长江岸边买了壶老酒

  那天我去撒网打渔,月亮是堕落的果子

  太阳已做了餐布上的鱼骨架骨架上挂着红通通的大灯笼

  只有大风搀扶着饮酒的人翻过围墙他撒的尿压弯了最粗的枝头

  是谁,拿出心中的斧头斩断了我不愿说出的

  一个接着一个往前扑倒的青菜,萝卜,玉米和土豆

  我活过吗?我为什么望着滚滚长江发呆

  哦,你看,蛙鸣也起来了

  它挤在秋天的包厢里热舞

  它挤在落叶的脸颊上,以盗梦为生砸出血来的星星,掏出疲倦的钥匙不必再去等,酒哟,我已自卑的露出了尾巴

  疼痛仿佛垂钓,即能高潮,又能寂寥

  □童遥

  更多甘肃热点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甘肃官方微博